/ 只是在记录 / D10:朗德到西江

D10:朗德到西江

2013-03-27

清晨的朗德寨非常安静,我起床出去逛才发现这是一个很小的寨子,依山而建,傍水而居,云雾缭绕,也就几十户人家在这里生活,可谓是一座世外桃源,难怪昨晚来的时候连一点灯火都看不见。

我在不大的寨子里瞎逛也没碰见多少人,只有四处升起的炊烟。于是顺着台阶走到村外,又沿着小河边的公路继续往下一个寨子走,路过几座风雨桥,有新建的,也有大概十几年前建的,不过都很精致。再里面的寨子还没有朗德上寨大,但也在山里藏的更深,茂密的树林中偶尔才露出的一些屋檐才说明那也是有人居住的地方。

我怕走的太远回来耽误时间,于是很快就折返回来。回到大叔家里吃了碗面条,正好到寨子里的小博物馆开放时间,简单去参观了一圈。原来说的都是几百年前一部分苗族人和外来土匪战斗的事迹,还陈列他们族人中某个英雄人物的大量遗物。三四个房间的历史传说之后就是苗族服饰的展示,这样的小寨子里还能有这样一个博物馆实在是难能可贵。

实际上应该也是政府在发展旅游时专门去深挖出来的一些历史传说,毕竟带点人文的风光更能吸引现在的旅游者。只可惜个体数量越少的群体,越难有深厚的历史记忆,很多不通过外部载体记录的东西,在祖祖辈辈的口口相传中就慢慢的遗失了。

通了公路,有旅游的人往来,村民们生活要好的多,大多数都像大叔他们家盖上了新房。下一代则都是去城镇打工,很少有回来的。

昨天夜里村里唯一有灯火的小广场
主人家二楼的风景
新房外观
清晨的寨子
路边不知道在烧什么
袅袅炊烟,安静悠然
路边的风雨桥
风雨桥倒映在青山绿水间
小博物馆中先辈的生活器具等遗物
传统苗族服饰
走出村子,山谷里能用的平地都改成田了
远处又看到一座风雨桥
走近看河水相当清澈
朗德寨全景
临走在车上拍到给游人表演的民族服饰

转完寨子周边,接下来的路线是去西江,和之前在贵阳认识的朋友们汇合,也继续向黔东南的方向延伸。我从地图上看朗德到西江的距离没有多远,但问了很多乡民都说不通班车。但如果要绕回凯里去坐车实在太浪费路程,所以我还是坚持想去试试地图上最近的路线。

出寨子的班车就非常难等,寨子里的人说有班车会进来,我也知道,昨天就是坐进来的。可我都在外面来回逛了一个小时左右,愣是啥也没等到。想着沿着来的方向走到大路上应该好点吧,至少应该还会有雷山过来的车。于是一直走回去,路过朗德下寨到了大路边上,看到牌坊下也是很多人在等车,但他们都非常悠闲淡定,有的人还在打牌,好像车啥时候来都无所谓。没办法,我也只有在这继续等。大概半小时左右——也就是我从朗德上寨出来近两小时后——终于看到有客车从雷山过来,停在了牌坊下。我迫不及待的上去,可很多人依然淡定的在车下等。等开车才发现,司机还要进上寨去再接一圈。我心里那是千万匹草泥马,虽然着急赶路,可这地方就在没有别的交通方式了。只好再兜了个圈子出来,大家都上了车才缓缓开上出山的方向。

我的下车点设在了才两块钱车程的一个丁字路口,往东就是通往西江的路。下了车已经到中午,小岔路口还算有些来往停歇的人,作为一个超小的交通节点周围有那么十几二十个人家在这居住生活,也有些商店铺面。我找了家粉馆坐下,要了份米粉的同时就跟老板娘攀谈起来,向她了解是否有车能去西江。得知这条路的确可以去西江,但几乎没有车往那边走,只能问问旁边一些有摩托车的乡民有没有愿意拉我过去的。

吃完出来,就凑到摩托车堆里,可师傅们都不愿意拉,嫌路远又没有回头客。好不容易有俩人愿意,价格又太高,我立马拿出手机导航的路程出来压价,终于还到三十块有个师傅愿意带我过去,于是心里一块石头落地,旅程继续按我的计划前进。

上车开出去一段我才觉得这三十块真值,路过小河桥梁,路过树林山丘,全是山路。司机是否还沿途给我介绍我根本看不见但他说就在山头上的苗寨,人扣不多,有的只有一两百,却保留之前的生活习惯至今。甚至还有一段上坡太陡,师傅的摩托车带不动背着二十公斤大登山包的我,只能下来走路上坡,之后再上车。最后又是一连串下坡终于很远看见西江景区的大招牌。到通往景区的路口前,我本想让师傅继续把我送往五公里外的开觉苗寨——我查到逃票攻略的起点,可即使我加十块钱师傅还是说什么都不愿意,收了我的路费转头就开着车返回去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还没什么人的路上,只好选择徒步继续,反正逃票也是要翻山徒步的,就全当热身。

这五公里负重足足走满了一个小时,终于走到开觉的寨门牌坊。打听了去西江的山路,刚好有一个小哥也要上山,就说带我上去。原来他家的田地在半山腰,每天得爬山上来种,真是够辛苦的,而且我看这还没多少地能整平了的。小哥告诉我上面没岔路了,一直翻过山走到有石板路的地方往下走就进西江了。于是我大为放心,甚至还在中途发现一小片种满紫色小花的地方自拍了两张休息够了才继续走。翻过山垭口,看到了山谷里大片的苗家木房子,我这翻山越岭的逃票终于算是进来了,也就省了学生票半价的 50 块。

进了村信号果然好,我这就联系上了之前贵阳认识的几个朋友,他们说在观景台等我,于是我都还没来得及先去找住宿的地方又扛着大包爬到对面山上,他们完全被我这种翻山越岭就为逃 50 块门票的行为表示折服。当然我还是很高兴的,又碰到可以一起在路上玩耍的同伴,总比一个人要不无聊那么一点。

等天快黑一起下山去了他们找的住的地方,我才深刻理解到贵州的大山里消费水平之低,居然只要二十块我就能单独住一间房,除了公共卫浴以外,条件也不差,也很干净。看到床才觉得折腾了一天实在太累,立马躺下准备休息会等到饭点让同伴们再来叫我。可还迷糊着,这超级不隔音的木质房屋隔壁就传来了一对小情侣激情的声音。作为单身狗简直就是被完虐。觉是没法睡了,只好拖起疲惫的身躯提前出去找队友们汇合填饱肚子。

-E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