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是在记录 / D7:云山屯堡

D7:云山屯堡

2013-03-24

从紫云回到安顺,之前查阅过的贵州攻略上除了黄果树瀑布在附近,安顺到贵阳之间还有一个不起眼但有点意思的景点——屯堡。维基百科介绍:

屯堡是明太祖朱元璋征服梁王把匝剌瓦尔密和土司之后,为“永固江山”,采取“屯田戍边”政策,建立“卫所制度”,在滇黔古驿道两侧产粮区和关隘广设屯兵之堡,派驻江南汉兵,从而形成“屯堡”。

在看了九龙瀑枯水期的表现以后,暂时觉得黄果树枯水不是太值得去一看,而到下一站贵阳之前反正要路过,正好过去看看。

再次来到安顺汽车站,坐车到东郊七眼桥镇,再找小面倒到云山屯村子里。云峰八寨范围其实很大,每个寨子都走着逛过去不现实,尤其我还身负70L的大包,只能挑几个去看看。小面师傅把我先拉到了本寨的门口,感觉就像个普通的村子,我看其实绕小路完全可以不买票,不过反正有学生证在手,50块打半折还能凑合接受。

越往里走,越感觉和西南地区普通农村不同的就是,所有房屋外墙都是用石块搭建,房顶的瓦也是石片瓦,而不是普通的曲面瓦,和之前在青岩古镇看到的很类似,估计这些村镇都是明朝当年同一时期的建筑。而如今只有在这些小乡村才能看到,大城市周边的应该都被现代建筑所替代了吧。

村里的道路七拐八绕,让人分不清方向,但却四通八达。偶尔走进一些院落,里面的木制门梁等构造颇有江南遗风,只是不如江南的精致,想必当年迁徙过来的没多少精良的工匠,只好按照记忆里家乡的模样并结合战争的需求来修建屯堡的住所。

寨子是依山而建,有高处突出的碉楼,整体布局严密,内部却错综复杂,而且其他相邻的村子相隔都不超过两三公里,的确是结合了军用和民用的两方面需求,很难找出破绽。

周边寨子里都称自己为屯堡人,上世纪八十年代,屯堡人曾和贵州很多地区的穿青人一起申请成为少数民族,后来被鉴定为早期汉族移民。想想六七百年前随军迁徙至此,大部分人再没回到过江南,而是在此繁衍生息,“应天府乃我故乡,有我族人,有我良田美宅”,这六七百年,他们是何等的思乡!

在我走进一个小院,看到三个老太太坐在天井里晒太阳聊天,他们的发音完全不是普通的贵州方言。我上前问她们多大年纪,勉强听懂其中一个老太太90多,都快是清朝的人了,然后我指指我的相机问能不能给她们拍张照片,她们也许是我这种游客见的太多了,其中一个直接就伸手跟我要5块,我说行,她又跟我比划说是她们三个每人5块,我于是又跟她们还价说就5块,结果其中一个老太太就说,再加一块,她们三个人好平分,这实在太可爱,我欣然再掏了一张一块的出来给她们,也拍下了相当于屯堡人活化石的照片。

逛了一圈出来,看到远处一山上有一个制高点,大概能看到这片坝子的全貌,地图上看正是云山屯背后,于是准备过去看看。但身上大包实在太重,我边走边不停的用百度地图测量工具测算路程,大太阳下这3公里可把我走的快瘫了,连带的水都快喝完。终于快到寨门我实在不想再背着大包爬山上去,正好发现路边有一个院落,径直走进去找主人问能否把我的大包寄在他们家,待我上山一转下来再取,主人看我大包着实沉重,欣然答应,于是我终于可以只带上相机等贵重物品轻装前行。

云山屯有寨门,城墙,城楼,而且居两山之间的要道而建,作为要塞更为易守难攻。进了寨门,我就开始到处找上山的路,隐没在屋后树荫里的石台阶,爬到顶才发现上面是一个寺庙。此时清风徐来,也不那么热了。寺庙里还有供给路人香客的热水,我于是把水壶拿来灌上,边休息边眺望山下的屯堡全景。周边依旧是卡斯特峰林,而屯堡就零星的分布在为数不多的平原周边冲要地带。资料说安顺到贵阳之间还有更多这样的屯堡,当年几十万军民沿途驻扎,几百年后这里反倒成了那时历史的见证。

休息差不多,天色渐晚,我还要赶路,便不能去看更多的寨子。下了山找了摩托车带我回到镇上,再拦交通车到平坝,坐上去往贵阳的班车。这将是我出发以来第一个经过的省会城市,预计会停留休整个一两天。

本寨门口,这里算是要买票进入的景区
比普通房子高出来的一般是碉楼
这是正经的寨门
跟我要6块钱的三位高龄老太太
斑驳的墙面下面也能看出是石板搭建成的墙壁
这拦腰的木门真是江南传来的
到高处看本寨的全貌
这种场景里面有猫总会有些时空的错觉
特别爱表现的本地小孩,一直缠着我给他拍各种姿势的照片
出村的路上,油菜花还未谢尽
一口奇特的井
背着大包去往云山屯的路,让我崩溃的3km
云山屯寨门
爬到山顶寺庙看,喀斯特峰林遍立
另一侧看周边零星散落的屯堡寨子
夹在两山之间修建的云山屯
屯堡博物馆里的分布地图
坐着摩托车出了云山屯

-E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