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是在记录 / D5:格凸攀岩(1)

D5:格凸攀岩(1)

2013-03-22

如果不是去年一年都混迹在北大的攀岩馆里,我根本不会知道贵州“格凸”这个地名。岩馆每周二四晚上对外开放的时候,一群帝都的资深岩棍们除了九点定时开始腹肌撕裂者以外,还会讨论每年要去哪些地方爬一爬,国内除了离北京最近的白河,最有名的是广西阳朔,云南丽江老君山,就数贵州的格凸了。

不难发现,除了北京,国内最吸引人的攀岩场所都在云南,广西,贵州三省,这是因为国内的喀斯特地形主要集中在这三个省份。之前提到过的罗平金鸡峰丛和兴义万峰林也属于同类地形,而攀岩运动要求的天然岩壁中,喀斯特的水蚀石灰岩构造是最佳的选择。不仅造型多样,而且岩壁坚固,风化程度较小。尤其是各种天然溶洞的形成,为攀岩运动带来了不同难度的挑战。

说这么多估计很难猜测格凸到底长什么样,但是当我出门之前搜索到8264上这张照片之后,我就决定宁可多负重也要带上攀岩装备去体验一下。

2012中国贵州紫云格凸国际攀岩交流大会照片

够震撼的吧,所以一路上有格凸跟阳朔,就已经有足够的理由去玩攀岩了。

格凸属于贵州省安顺市紫云县,得名于格凸河,而且格凸河已经是一个风景区。我昨晚到了紫云,查了攻略以后得知,汽车站有一班7块钱的公交可以开进景区,直接省去50块的门票。

一早起来就去汽车站坐车,这时我最担心的问题不是门票或者其他,而是想知道岩场上有没有其他人在攀爬。因为攀岩是绝对的团队协作项目,没人给你做保护的话,就算是大师级的Free Solo选手,也不敢轻易用自己的生命去冒险,毕竟地球引力对我们脆弱的人体来说,还是太强大了。

刚上了班车我就问司机师傅最近有来攀岩的游客么,毕竟我出门这个时间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开学,很少能有假期,所以希望很是渺茫。不过司机告诉我说,昨天好像刚好来了6个老外,不过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去攀岩的。司机可能不太了解,以为是一般的游客,但以我的猜测,这几个老外能找到这种小地方,必然是有一定目的性,而且攀岩这项运动也是由国外传入,所以老外在这方面的信息比国内发达是非常自然的一件事。既然得到了这个信息,我基本不用太担心只是跑到景区里转一圈出来了。

车子离开县城,经过很多乡村,伴着阳光和清凉的空气,心情非常好。我顺便向车上的售票员大姐打听那边的情况,大姐非常热心的给我介绍那边有的住宿的地方。因为没多少人坐到最后,路过大姐介绍住的地方的时候专门给我停车去询问。旅店的一个小伙我去看了房间,说是按床位卖,一个连褥子都没有的床板要30块,一间就要60,还了价还要50,我想这样的话我从景区出来再说吧。于是就先回车上,热心大姐还专门跟我说进景区的时候藏着点,别被人发现了还要买门票。这真让我心生感激,加上现在游客少,检查不严,就这样我省了50块门票混进了格凸河风景区。

进去后班车把我放下,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翠绿,翠绿的植被,还有翠绿的格凸河。大姐专门叮嘱过我攀岩的一般都在河对面的山上,在河边找艄公一块钱就可以渡到对岸。我下到岸边,刚好一船工程队员要过去,我就搭上。上去才发现这船不是给游客坐的,因为我给钱他们都说不收,原来他们都是来施工的,游客的船是另一种。别人都是搭车,我这算是搭上了便船。

到对岸下船前工人们还给我指了去山上的路,告诉我那几个老外就在上面,这的人真的都是太好了!在林子里找到上山的路,原来已经是景区修好的台阶,如果没有修的话一定很陡,我背着装满我所有行李的大包越上越喘,连登山杖都用上了还是累的不行,快到顶的时候实在走不动,又怕爬到顶找不到攀岩的人,于是先把大包扔一边,休息了会轻身先上去看看。

上去了才发现原来照片上的穿上洞如此壮观,高高的山体中间像被人工专门炸出来几十米宽高的大洞,我觉得就算是停架飞机估计都没有问题。而真正自然形成的过程应该类似天坑,都是喀斯特石灰岩山体被水蚀之后结构塌陷所致。因为水分充沛的缘故,大洞中间的地面上并不是光秃秃的石头,还生长着一些植被,甚至景区还给修了些石桌石椅,供游人休息。

幸运的是走到一半已经听得有人谈话的声音,而且是英语,于是确认几个老外在上面无误,而且我也可以用我蹩脚的英语简单和他们沟通。走到近处看,他们一共有6个人,还有一个姑娘,已经有3个人挂在墙上,其中两个是互相保护的。我过去和他们Say hello,简单交流了下,原来其中还有一个中国人,其实是重庆的小毅趁回国带着美国留学的朋友们专门来攀岩,这下交流完全就没问题了。我本来就是来蹭绳的,说明来意,他们欣然邀请我一起爬,于是我很高兴的跑回去把行李取来,加入他们。

不过我的确长时间没有练习,而攀岩这种需要小肌肉群的运动一个月不练就相当于荒废,所以我再次从5.8的新手线路开爬,幸好他们当中只有两个人爬的很好,其他水平也跟我差不多,这样我还有的玩。轮换过后我带着相机爬到一条直壁线路上,从空中拍了几张洞中的景色,非常不错。

下来休息的空隙和小毅他们聊起,他们都差不多二十出头,已经完成本科学业,准备一起到重庆创业做外语培训。小老外们也够有闯劲,中文基本都说不了,就可以远赴万里之外教中国人说英文。不过国内这样从国外来的人并不少见,只能说我大天朝的英语教育培训市场真是太大了。

攀岩是单纯快乐的,尤其那种沉浸在只思考下一个难点该如何越过的状态下,甚至有点像写程序遇到Bug想怎么fix。一次又一次的努力,直到找到突破的方法,完成一条线路的成就感油然而生。之后我们一起分享各自的午餐食物,又尝试了两条线路。不得不说我们四个人只爬了3条线路的原因是只有一条绳,而另外两个5.13难度的选手结组爬高难度占用了两条绳,所以我们只能轮换。

这个大洞不像其他的地下溶洞,因为两边穿透连通,高处的山风穿洞而过,正午又晒不到太阳,非常凉爽舒服。下午我们休息的时候决定去洞的另一边看看,毕竟景区里最值得看的景色就是这个洞周围。走到山东另一边正好来了一群游客,还有本地的导游小姑娘给讲解。她告诉我们后面还有地下洞穴,以前有人来探洞,但后来景区觉得危险就给封锁了。而前面被一些树木遮挡的视野之后是一个地下森林,其实也就是一个天坑,因为非常陡峭而且深上百米,所以很少有人下去过。里面植被丰富,听说还有野兽,是一片完全自然的原生态地域。

由于看不到,我们又返回洞里岩场,边爬边聊天很快就到太阳落山时间,正好有一个洞口朝西,夕阳还能照进洞来。趁着这时候我们收拾完装备在夕阳下合了个影,下山赶最后一个鞘工把我们渡过河再走出景区。

开心的攀爬了一个白天以后最主要的节目就是开心的去找吃的。在景区外的农家乐里,一群饿狼点了一桌子菜开始狂扫,啤酒也是少不了。等酒足饭饱以后天已经全黑,小毅说他们明天还要再爬一天,这正合我意,大老远来一趟就爬一天太不值,就约好明天早上继续他们就先回订好的住处了。而我刚好就问饭点老板是否有空房,老板带我上楼看了他们的房间,比早上之前看的好多了还只要我20,于是很高兴的住下了。

格凸河上看三个溶洞的全景,最上面的是穿上洞
进入到洞内
另一侧
在帮队友打保的小毅
背着相机爬到顶来一张
洞后视图
在洞里看太阳落山
穿上洞的全景(24mm镜头多张拼接)
从山上看格凸河风光
岩友们的合影

-E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