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是在记录 / D3:马岭河奇遇

D3:马岭河奇遇

2013-03-20

兴义的早点

早起在兴义师范旁边的粉店里吃了一碗粉,虽然一颗花椒都没看到,但吃完依旧满口的麻味,真不知道贵州人为什么如此爱吃麻味儿,那不都是四川人好的口么。相比之下贵州人吃辣椒更加吓人,粉店里每张桌上都摆着巨大一箱(拿货绝不是盒子,也不是罐子)泡小米辣,旁边还有一大碗油辣椒!这种吃法,火药味实在太浓,这种重口味我还是算了。

出了店门沿街还有很多卖糯米糍粑的小摊,对于大爱糯食的我,没有比这更好的路餐了,好吃又管饱,价格便宜量也足,加上贵州特色的折耳根(鱼腥草)配料,没有理由不买上两个打包带走。

马岭河峡谷

马岭河大峡谷4路公交直达,但由于街心公园的存在周围一圈全是单行道,绕了很远的路才找到另一个方向的车站上车。

九点左右到达景区,这个时间人还很少。80的门票实在太贵,即使学生票40也不便宜,好吧,反正我继续装嫩成功。然后30块的观光电梯我是当然的不用了,咱年轻,腿儿着下几十米的楼梯不带歇脚的。看过地图后从东岸开始游览,准备绕一圈再从西岸回到起点。

当然深100米左右的长15公里的峡谷如何壮观的话就不用我来说了,有攻略说这是“地球上最美丽的伤疤”,但这你让东非大裂谷和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等情何以堪。所以各种游记攻略和旅游宣传中的广告词汇基本都是在吹嘘自己以吸引眼球,这点在国内尤其盛行。比如小时候就去玩过的安宁温泉就立着一块石头上书“天下第一泉”,现在谁信啊!壮哉我大天朝地大物博,“天下第一”的东西实在太多,对此我不再以号称置评,看的多了心中就有数。而也不要因为我看贬各种称号就觉得没什么看头,其实,还不错。

在兴义这种典型喀斯特地貌区里,这样的峡谷还是很独特的,各种地表径流和地下暗流在对地面开了这100米深的一刀以后全都显露无遗,于是沿途就可以看见高处各种落水和飞瀑。喀斯特地区的石灰岩有一定水溶性,水流越小的瀑布,越发加剧的形成峭壁上一块块长的像平菇的钙华,这是在南太行比这还深的峡谷里看不到的。加上植被丰富,峭壁上大片的“蘑菇”群估计会给很多密集恐惧症患者非常不好的感受,幸好我没有。

沿着东岸的栈道走到一处禁止游客进入的岔口,但路标上明明写着灵芝台景点。我想这15公里长的景区里又没几个游客,是不会有人来管我的,于是翻门而入。再上了很多台阶以后到达一个平台,发现果然还是站的高看得远,要是不上来,很难找地方纵览大部分峡谷。当然也是有代价的,下去的路被一大片落水覆盖,只好顶上冲锋衣才避免各种湿身。

下来以后又沿着谷底穿过景区界限走出很远,满是清澈的浅滩和飞溅的流水,非常适合夏季过来游泳,要是多点人一起来,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这些天然泳池。

峡谷里到处都是瀑布
从地表流到峡谷里
巨大的钙华,像一株灵芝
站在高处看峡谷
峡谷侧壁上结满了钙华
峡谷快到头出去了,继续来装逼背影照
从一侧的钙华下面看另一侧的瀑布
往回走,路过一座废弃的桥
飞瀑造彩虹
跨越峡谷的马岭河大桥,所以在公路上也可以欣赏峡谷的风景

神奇大叔

差不多中午的时候出了景区,刚上公交就和几个游客聊起来,一对老夫妻是北京来的,还有个户外玩家大叔(其实不知道该叫大哥还是大叔)。中途北京的老夫妻下车了,我问起大叔晚上住哪,下午一块去万峰林的话还可以搭个伴儿,结果大哥告诉我他就在马岭河景区附近露营。这引起了我极大的好奇,正好我又带着露营装备,大叔就说干脆跟他一块扎营去。我一想之前的旅店又贵又不舒服,就决定跟户外大叔一起。

于是我们坐到市区先吃了点东西,然后公交先去万峰林。一路上大哥告诉我他是安徽人,在武汉做了很多年户外领队,也算全国走南闯北,甚至还去北京考过全国登协的户外领队认证(这个资格认证我还真没听说过)。最神奇的是他说2003年以前就开始玩户外,那个时候真叫全国流浪,而且国家当时对流动人口的管理方式基本是限制各种盲流的,一旦被警察查到身上三证不齐,真会抓去劳教。大哥说他就碰到过一次,被抓去整天干活还不让吃饱,后来他找了个机会就跑出来了。

在后来就是这些年喜欢在户外淡季时一个人跑出来全国到处旅行,去哪基本都逃票,基本掌握了全国各个景点的逃票攻略。说到这里,公交也到了万峰林。按照我之前查的逃票攻略,我们走到了景区下面的一个村子里,从村子的路边找小径爬山到高处就可以进入景区了。不过大叔却说他不上去了,因为多年坐领队负重登山已经把膝盖搞伤,现在每每爬山都会很痛,就说在下面等我。于是我收拾了小包相机电脑等贵重物品,把大包留下让大叔帮我看着,就顺小路爬到高处去了。

其实也没有多高,也就比下面村里公路高100多米的地方就到了景区专门修的公路。但就是得到高处才看得清万峰林的全貌,这点和罗平一样,都属于喀斯特地貌,不同的是罗平叫峰丛,兴义叫峰林,估计是万峰林的小山峰更加密集的原因。知道这两个词还是在一期《中国国家地理》杂志上,专门详细的介绍了分布在中国云南,贵州和广西的各种喀斯特地貌。

爬到高处眺望万峰林
山峦,村庄,小桥流水,要是在油菜花的季节来一定很美
爬的满头大汗,留影一张

本想在上面多逛一会,但是总想着让大叔在下面等着也不好,而且下午这时候逆光空气也不通透,于是拍了几张就下去跟大叔汇合。

由于大叔的露营地还在马岭河那边,所以我们要先回市区再过去。顺便去菜市场买了点肉和菜,作为今天的晚饭,还跑到昨天住的宾馆里拿了下东西蹭充个电,我倒还好,大叔把手机充电宝啥的全都拿出来充上了。然后才跟我说因为他平常都是露营,很少住宾馆,所以一般也就两三天才去一次网吧解决充电的问题,有时候一个星期才会去宾馆住一次。听他这么说,去大叔营地的一路上我其实心里有好奇又有点惴惴不安,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在我大天朝的城市周边居然有可以让人连续很多天随便搭帐篷露营的地?

到景区附近下了车,路边首先是一片休整过的草坪,我刚想问大叔是不是就在这草坪上,大叔就叫我跟他过去。走了一小段,才发现有一群石制修建奇怪的建筑物,然后还有一条通往下一层的楼梯,下去了就到了大叔的秘密露营地——地下一层居然有一个很大的没人使用的房间!走过一小条通道走到房间里,也不像完全的地下室没有光,而是有个天窗在顶上,只是里面长期无人灰尘很大,甚至有个角落还堆着一些类似粪便腐败物的东西,还好房间够大,而且也放置了很长时间,基本没啥臭味。

大叔的铺盖就在里面一侧,大登山包啥的都堆一块,气罐炊具啥的放一边。在我还在惊叹于找到这样一个地方存在的时候,大叔另我更惊奇的说他出去打点水过来做饭。这里是没有卫生间的,更没有自来水管,那他要去哪里打水?打来的是什么水?直到他回来才告诉我答案,旁边就是景区,里面有卫生间,他就在那打的水,平常刷牙洗脸也在那,他在城市边缘如此的生存和适应能力实在令我非常佩服。由于第一次打回来的水都用来洗他锅里剩下的东西了,我也找到景区的卫生间,打了一次水回来。这时大叔已经开始煮面了,并且洗好一根黄瓜让我先吃着。然后又用泡面里油包的油煎了刚才买的新鲜猪肉,加上些泡面的调料,味道还不错。虽然没吃到米饭,不过有肉香,甚至还有两瓶啤酒,于是我们边吃边喝边扯淡还算是比较满足。

一边吃着天已经全黑了。屋外传来又像放音乐又像唱歌的声音,我一直认为是放的音乐,至少是音箱放出来的,而大叔觉得是人唱的。为了确认用于调校音箱的声音是从哪发出来的,我们一起跑到景区大门里去查看。进去才知道是真人在演唱,观众是台湾的一个旅游团,就住在这里的宾馆。台上是布依族老人组成的乐队,用八种乐器演奏民族传统的“八音坐唱”节目。台下空旷的广场里游客们围坐在长桌之前,边吃边看节目。我们俩在这算是蹭到表演看了,我想着要是能蹭到吃的就更好了,毕竟泡面实在不是我的爱。

我关注着舞台拍了几张照片后,突然发现大叔不见了,我围着广场小转了几圈都没找到。又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升上心头,毕竟在这陌生的荒郊野外,刚认识的一个陌生人,下午刚到的时候建筑物外围也有几个附近不知道干什么的人在游荡,一切都让我无法确定这个环境的安全性。但我独自回去又不太好,只能边继续看节目边在等,但这时已经心不在焉了。

表演快完的时候大叔终于出来了,跟我说他找了个地方给手机充电去了,下午那一会没能充多少。我只好再次拜服他这种出入陌生地方寻找自己所需如无人之境的超强生存能力。

之后回到我们暂时占领的房间里,我继续对大叔这种超强适应的旅行方式表示称赞。大叔于是跟我介绍,不仅通过逃票省钱,住宿靠露营,交通也基本靠搭车,这样出来一个月也就花个一千多块。但是他觉得自己一把年纪的粗相去搭车总是让司机们很怕,单独搭车的成功率太低。于是后来经常去网上约伴来一起走,而且一定要约姑娘,因为这样一来就成了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姑娘靠性别优势搭车,拦到车了他再跑出来,司机一般也不好拒绝。然后他以丰富的经验带姑娘逃票去玩,再带她们体验露营住帐篷的新奇,既省了钱,还找到同伴一起到处玩。特别是去年约的一个一个姑娘跟他一起这么玩了好几个月,还好上了,但最后回家以后(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俩人又闹开了,甚至闹到大叔的前妻那里去。听到这里我才知道他怎么可以一把年纪还这么逍遥自在的到处跑。只不过后来俩人闹的不愉快,还是分开了。

当然大叔也没就此断了女人,又跟我说起这次出来本来也约了一个姑娘,尤其是他QQ头像那八块腹肌对姑娘们极具诱惑力。然后他们一起玩了一个星期左右,但是当他有一天晚上把那个女孩给弄了(原话)以后,那女孩不高兴,于是就不跟他继续走了,继而感叹自己下手太早,应该多培养培养感情以后机会更多。我简直不敢相信面前这个老男人把这些东西搬出来说,在我认为和任何一个女人都应该是两个人之间私密的事情,没什么必要和第三个人说。但他这行为瞬间就把我恶心到了,几乎一整天和这个人的相处到这时完全变成负分,于是我再也没兴趣和他继续聊下去,随声附和几句就跟他说累了,钻进我自己帐篷休息。

男人有对女人的需要再正常不过,现在社会对互相解决需要的行为也算有了比较大的道德宽容度。但我仍不认为这是一种可以拿来闲聊的谈资,你和一个人怎样都好,但是你们不打算结婚,就没有资格把和对方的这些事情拿来跟其他人说。一方面可以说大叔是真性情,什么都聊,但实在是超出了我的下限。在这之前,我真觉得玩户外的人大多是充满阳光积极向上的,但这次让我见识到这个世界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

我在睡之前依然对所处这个环境的安全感大打问号,这连个门都没有的地下房间,到底会不会晚上出点什么事情。在这种情况下,我实在觉得自己的判断力有点不够用,于是把登山杖拿到了帐篷里面,放在手边,这算是我身边唯一的寸铁。而睡着之后的事,只能赌运气了。

这就是大叔带我露营马岭河郊外的地下房间
一条通道进去,我的包扔在里面等大叔打水回来
布依族的“八音坐唱”表演

-E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