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是在记录 / 回头看看工作这几年

回头看看工作这几年

2012-12-02

毕业那年,学校宿舍就要被清退,我虽然可以接着在绿岛的地下室打地铺混日子,但觉得实在不是长久之计,总不能混到之后的学弟学妹来了还看到一个已毕业的老人在这赖着不走吧,所以还是得去找个工作生活下去。之前就在蓝色job版翻过各公司招聘的帖子,当时需要Web前端这个职位的公司基本都是国内数的出来的互联网公司,而且大多都在北京。我开始有意向的联系了几个,百度和中国雅虎都希望我去面试看看,于是准备去趟北京。

后来两次往返于南北京之间面试,也很顺利的拿到了两家公司的offer,区别是雅虎给5000而百度只给4000。为此我纠结了两天,然后你们都知道了,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感觉而已。于是从那时候开始有了一份听起来感觉很牛逼貌似也还很有前途的工作,我记得当时北京天空很蓝,中关村到处玻璃墙大厦反射的阳光刺眼而热烈。

当我对北京的工作和未来都自信满满的时候,一份短暂而美好的爱情却也开始离去。我的相机见证过异地恋有意外成功的,但我们没有成那幸运的小概率事件。人生有太多的十字路口,一不小心在某个路口走散,就很难找回去了。

之后工作慢慢步入正轨,虽然有时候加班不可避免,但总的来说公司的气氛轻松愉快,UE的同学们都充满了创造力。前端组也经常会坐在普天晒的到太阳的中厅沙发上热烈的讨论各种技术问题,国内前端界的大规模发展基本也就从07年开始,我们可谓是见证了这个行业发展的一群人,我很庆幸能混迹在这个行业。虽然这些年给公司做的这些产品不能说对互联网的进步有推动作用,对技术的创新也乏善可陈,但我们一直看着一个又一个新产品,一项又一项新技术的快速发展。技术也的确在改变我们的生活,只是我的参与量可以忽略不计。

不过在大公司工作的好处,就是周围的人都是经过层层筛选才一起共事,基本上有比较统一的价值观,而且我始终觉得我的同事们都无比的聪明和敬业,这是我工作前根本不了解的。之前短暂的一份小公司实习时根本没有任何对于工作的概念。要说这几年学到的东西,除了汇入了历史发展大潮的技术外,更多的是规范化的流程,专业和职业的精神。

对于做技术的人,有时候看百度更像一所研究生院。在里面你可以完全不担心外面的风浪,而只是单纯的做技术研究并完成工程实现就好。而且周围的也几乎都是同龄的年轻人,充满活力和朝气,没有复杂的关系,所有人在这里都是做事第一。更像学校的一点是,公司里还有大量的业余社团和兴趣群体,想玩什么基本都能找到同类。

从刚工作的开始经济并不宽裕,但我也没考虑太多房价或者其他压力,至少还算有够用的时间去发展我业余的兴趣。

我真正的户外正是从这时候开始的,参加了一次滑雪活动后,朋友介绍了北京的绿野网。放在今天看就是一个论坛的古董,界面看着粗糙简陋,但里面却有很多资深的铁杆玩家,说藏龙卧虎绝不为过,因为里面任何一个领队的履历拉出来看,都可以真的说走过的路比普通人吃过的盐都多。

当然我想说的是,我基本是照着绿野的新人帖上路的,独自一人走香八拉开始,再跑大觉寺凤凰岭妙峰山。然后周围玩的朋友慢慢多起来,也跟着绿野活动过,这时候范围就扩展到了小海陀和灵山。按照新人帖的指引,下一步就是两日扎营的小五台了。为此我们做足了准备,可还是遇到意外的磨难。不过经过小五的洗礼,我算是真正入门户外了。在之后的几年里,我也渐渐发展周围的朋友加入我这个不靠谱领队带领的队伍,一起走过了帝都周边不少青山绿水。登山路上是苦逼的,营地里二逼的时候是欢乐的,每次躺在星空之下,我说不出那感觉,但就是爽。

我基本坚持着每月一次的活动,当然冬季基本就滑雪了。即使找不到人一起的时候,我偶尔也会独自上山,尽管这种行为很二逼。要说这到底给生活带来了什么,至少证明了搞IT的不都是宅男,有机会经常出门去山里换换空气蛮好的,而且有这些朋友和一路的回忆本身就够了。

从去年开始还玩了攀岩,虽然之前完全不理解这种跑上百公里出去找个石头峭壁爬的蛋疼活动。但由于闲着更蛋疼,而在我尝试了一次以后,那种高空中全身重量就压在一个脚趾上的感觉立马刺激到我另一种G点了,于是又多了一项面对大山而不是面对妹子的活动。值得欣慰的是,今年从春节后到现在每周二四都去北大的抱石馆练习我基本算是坚持了一年。在那认识了一小群岩棍们,当我们都只是单纯的为爬完一条线路不断重复的思考和努力时,那种感觉是快乐的。

当然自然岩壁上也算有所长进,年初试探老家昆明的石灰岩,之后在北京白河刷了NB峡谷,老岩场,蜜蜂峡谷,小怪几个岩场5.10的很多线路。小部分已经可以先锋on sight了,其中体验了冲坠血淋淋的刺激,5.11的也可以尝试性的摸上一摸。现在看到或者想到有岩壁,都会产生一种原始的冲动想去爬。

对,我还开始跑步了。专门买了跑鞋,偶尔去大体跑圈,从5圈,10圈一直加到20圈都不再有压力。然后在5.12纪念日参加了TNF的10KM,虽然之前三天在家拉稀虚的跟浸了水的纸一样,但那天我还是跑完了人生第一个10KM。不要问我为啥跑,我也不知道。长跑的过程中经常都感觉都累的不行了,但只要再坚持一会又能慢慢突破身体的疲劳极限,就进入了一个全身放松的平和状态,甚至跑完后双腿都会不由自主的继续向前迈步,那个感觉很爽,尤其是最后冲刺那一段身体的喘息简直就跟高潮一样。我想这是又一种让自我意识到物理身体还活着的存在感的方式吧。

不过谈到身体,不得不说的是,我可以算已经患上了两项绝症。毫不夸张,按照我查的资料,慢性鼻炎和腰椎间盘突出基本都是不治之症,只能静养。我猜想鼻炎基本和空气有关,来北京以前基本就是感冒的时候会犯。但现在是,基本只要环境温度有较大变化,我就会连着打上很多的喷嚏,然后流鼻涕不止。还经常导致说话变鼻音,而且据说我现在睡觉都打呼了!而腰椎的问题就更糟糕了,这和我一直以来在电脑面前的坐姿有关,但现在我基本不正常坐着了。在我工位附近的同学肯定都知道我经常以怎样一种奇葩的姿势在办公,而在家里我基本也是完全瘫在床上了。不是说有多严重,但我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来保养了。我总还得留着这小身板登个雪山环游个世界的啊,这时候身体才真的是革命的本钱啊!

再说说拍照,大四入手的第一台单反350D的快门在09年末被我按到4w次以上,当然不说之后丢了又换的器材。后来快门这个数字也没有意义了,我Picasa(需要翻墙)上相册的数量也将近快200个了,当然这个数字也没有意义,因为真正让我觉得牛逼或者至少说像样的照片没多少,很多无非是一路上的风景而已。而通过拍过的照片我对摄影的意义也有了更深的理解,风景的美固然值得按下快门,但更有意义的是那些我和身边人一起经历的那些瞬间,当你在多年后再次翻开看到可以讲出一堆故事来的照片,才是好照片。不在于是否可以投稿卖钱,是否要去参赛获奖。所以,这是一样功夫在诗外的技艺。而记录,才是对于摄影这门技艺最原始也最核心的价值。

和拍照一样,写博也是一项能更让自己的大脑多做体操的活动。可惜2010年后我就没坚持下去了,这事对于我这种没文化又想装点逼的人略难,于是经常在想装逼却装不下去的时候就卡住了。卡的多了,整个人就消极懈怠,也更难回到当初最有激情动力的时刻去完成。所以这事我常常想捡起来,终于你们现在又看到我在继续装逼了。我想现在我已经不是很在乎你们怎么看我的想法或其他的东西了,所以我只管继续装就好了。

不知不觉就记了这么多流水账,回头来看的时候其实每件事也都简单而平淡,但年轮就这样随着时光在成长。如今离三十岁已经没有多远,到时候立不立的起来的确是个问题。但是又如何呢,我不是还有两年虽然已经称不上青春的东西么,那就继续二逼下去吧。凡事一路走到黑,总是会有结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