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是在记录 / 青海环湖记(二):飞往西宁

青海环湖记(二):飞往西宁

2012-04-03

一早海狸先生准时开车来送我,10:30的飞机,我们7:30就出门了,为的就是给从来没搞过的自行车托运这事准备充足的buffer处理时间。

早晨不堵车的机场高速一路畅通,很快就到了T2出发港,剩下的时间我将都用于与自行车托运相关的周旋,这个过程是非常曲折的。

首先是到南航的托运柜台,一个满面笑容的妹子接待了我,当然也惊讶于我带的巨大箱子,当然我也很直白的告诉她这是拆装打包过的自行车,因为箱子上也明摆写着是美利达的车。然后妹子当然的就拿出南航的托运规定来跟我说,而我只好一脸无辜的表示不知道这条规定,而且我专门在之前打电话咨询过南航的客服,得到的答案是自行车只要不超过经济舱20kg免费行李额度都是可以直接托运的,没跟我说要如何收费的事。我又表示打包后的车是拆开的,最多只能算零件,柜台前南航的妹子有点松口,但还在坚持陈述南航的SB规定,要收我每公斤经济舱票价1.5%的逾重行李费。称了整车加箱子一共17.2kg,算下来一共要收280的逾重行李费!哥当然不能这么轻易在妹子面前就范了,以拆装的零件软磨硬泡了一阵,妹子表示最多只能帮我减掉5kg的重量,算下来还是要付195块。我只好拿出之前的预案,问妹子要是我拆成两块包装总不能再算我是一辆车了吧?妹子被我折腾了这么久一脸无奈的表情表示那让我去重新打包吧!其实我才无奈,什么破规定么!

于是再推到机场行李打包的地方,负责打包的帅哥跟我说他们没有装自行车那么大的箱子,只能给我用塑封把轮子封一起,其他自行车也这么打的,我说好吧。然后把俩车轮绑在一起塑封了,车架也另外封了,然后我问帅哥多少钱,他面无表情的跟我说80!你妹啊,破塑料袋裹几圈要哥80块,早知道我买80块的胶带自己裹了!我看了他们收费价目表,塑封每件20,那么我打了两件应该收我40,而长的帅的给我的理由是你这是特殊行李,我给你打就不错了,仍然是一副没有表情爱给不给的样子,哥真tmd就想拿着行李直接走人的,但我实在不想跟机场发生什么冲突,而且算总的我这已经减少了很大托运的代价了,于是掏钱走人!但并不代表我认同机场打包不按规定收费的SB行为!

再回到南航刚刚那个妹子的柜台,我很无辜的跟她哭诉说那边打包还花了我80块钱,旁边柜台另一个姑娘都说真黑,还不如给航空公司托运的……看着已经大卸两块的车,妹子表示拿我没办法,只好给我算免费托运了。于是我也是感恩戴德直夸妹子是好人,妹子也跟旁边同事自嘲说要自己这样肯定不适合做生意。花很少代价搞定了行李托运哥简直高兴的不行,后来才想起就差忘了要电话号码说回来请妹子吃饭了!

其实只要是想做一件事,总是会有办法的。当然也会有代价,但总算花的不是很大,只是折腾了点时间,好在预计了这些buffer,之后就等着飞过去再说了。

等登机的期间考虑了一下还是准备在西宁先呆一晚再出发去西海,一是不想这么赶,二是顺便适应海拔,虽然我也是来自高原的人,不过毕竟我是从北京出发,直接上3000不知道会是神马情况。

去西宁的机票这么便宜不是没有道理的,飞机上至少空了一半的座位。我坐的中间靠后的位置,基本后面都可以一人躺一排那种。虽然没躺倒,但我也小眯了一会,再次醒来的时候,从舷窗往下看已经开始有了白雪覆盖的山峦,雪山脚下却又是无尽的荒漠。很长距离都看不到什么人烟,就说明飞机已经越过漠河-腾冲一线真的进入中国西部了。

降落之前从空中看西宁机场不大,落地去拿行李的时候就觉得更小了,比昆明的巫家坝机场还小,基本上一个大厅就涵盖了所有功能了。车子和工具包托运顺利,除了磕破了点小漆基本没看出有啥大问题,只是没有整体打包的箱子对于我来说搬运略麻烦,还好不是很重,一手拎一个刚好。西宁地面温度没有想象中的冷,反而正午的太阳烤的还很热,尤其是坐封闭的大巴,穿着抓绒都觉得在冒汗。

从地图上看西宁是个长条形的城市,东西长南北窄,按云南的说法也是一个被群山围绕的坝子。大巴穿过城市开始让我感觉这个地方和昆明很像,同是2000米左右的高原,正午的阳光强烈的让人有点睁不开眼。更让我觉得神似的是城市里很多陈旧的80年代的建筑,和将近10年前的昆明一样的颜色和形状,再加上道路偶尔有上坡下坡的起伏,甚至让我觉得有些恍惚。只有满街的小白帽和清真的招牌才表明西宁的不同。

查了地图在最靠近我要去青旅的一站下车,下车前遭遇了此行的第一个搭讪——当然的,让你们失望了,不是妹子——从广东过来的小伙如军在我走到车门时看我穿冲锋衣背登山包,立马就问是不是去西藏的。我简单说了我是环湖的行程,然后下车准备取我的自行车。犹豫不定的他也跑下车来,而且决定不马上去火车站买票,而是跟我去青旅先了解更多信息。我想这样正好帮我解决运车子的问题,导航上显示距离位于文庙的塔顶阳光只有1.1km,于是我们俩一人拿车架一人提轮子一路扯淡散着步就走到了。

我一边在青旅安顿,如军也打听了一些西藏和车票的信息,然后我们决定先一起去邮局看火车票的情况,然后请他吃饭作为一路帮我扛车的答谢。我们去的应该是西宁最中心的邮局,二楼的大厅面积绝不小于一个篮球场,简直大的有点浪费,但售火车票的柜台只有一个,后面排的人却不少。更神奇的是,这里的邮局售票点4点就下班。不过还好如军排到买完后刚好4点,第二天下午的票,于是他不得不跟我去住一晚青旅了。

从中午下飞机我们就饿到现在,然后回青旅的路上赶紧想找家店填饱肚子。沿街不少店这个时间虽然开门但是都不营业,充分说明西宁的生活还是很悠闲的,生意都可以不着急做。最后还好有一家新疆面馆还开,我们就一人一盘面先填饱肚子。我要了份15块的过油肉拌面,分量相当足,包括肉也是,一人先搞了两个又嫩又实在的羊肉串就已经很爽了,没想到面里的肉也很多,我基本是为了不浪费基本都吃干净了,当然味道也是很不错的,不然不至于一下从肚子咕咕叫就撑到圆。

接下来因为不用赶时间,我们就先回青旅休息,坐在大厅里继续各种扯淡。时间闲散到如军甚至开始用青旅的茶具很有范儿的玩起了功夫茶,而且还通过这顺利的勾搭到一个妹子来一起喝茶。我瞬间感叹艺多不压身,技到用时方恨少啊。不过很巧的是这个妹子也和如军一样从广东过来,而且明天同一班车去西藏,算是找到同路的了。

旅途中在青旅落脚的人都很容易相处,坐在茶桌前我们聊了好几拨人。其中还有两个香港来的小男生,根据哥的目测面容根本就稚嫩的像未成年人,但他们坚称虽然是90后但肯定成年了,甚至可以给我看护照。好吧,我越来越感叹现在的旅途已经越来越多小孩,哥以后都不一定能称自己是哥而可能要迈入大叔行列了,虽然仍在用人大东门办的假学生证装嫩,但装不了两年了。然后90后香港小孩出发去赶今天去西藏的火车,我才发现西宁原来更多的是大家来回西藏的中转站,毕竟青藏铁路在这里才是高原的起点。

由于我们午饭4点才吃,而且非常撑,所以一直耗到7点才说出去转转再找点小吃啥的。其实西部从西安开始回族人口就开始逐渐密集,西宁更甚,于是我们准备散步到大清真寺去看看。路口街边途经一家卖酸奶的小店,门脸很小,但我看了一眼就决定要进去尝尝。于是在我们三人到黑灯瞎火的清真寺门口啥也没看着后,就直奔那家酸奶小店而去。

店老板就一个戴小白帽回族大叔,但是开口的普通话却讲的非常好,以至于我对他的民族属性都产生些许怀疑。不过我们来这更重要的是要尝尝青海用碗盛的新鲜酸奶,于是每人来了一碗。如果一定要比较,对于我这种非专业吃货来说,感觉和普通酸奶的区别不大。用勺子舀的时候凝固感更好一些,口感很顺滑,味道里带有一种加糖工序后都无法掩盖的更深入的酸,以及表面视觉上最具特色零星漂着的一些黄色的油,对于我这种只要是奶制品都有爱的人来说总体还不错,对得起四块钱一碗的价格。然后老板很和气的推荐我们什么好吃,我们又点了一份青海本地朋友也推荐的酿皮,基本感觉就是用面做的凉粉,吃的主要是调料的味道,可惜很对不上我的口味。

我们边吃边和老板扯淡的同时,店里又进来一个妹子,我一眼就认出是之前在青旅坐我们旁边桌的那个,聊了以后才知道居然也是北京过来的。从这我们壮大为四人活动小组,但这只是开始,等我们一起在街边吃了烧烤逛回青旅后,发现不知道哪冒出一大堆人,整个大厅都被挤满了,各种天南地北的人和话题一起扑面而来,互相聊天都要忙到开多线程!广东来的学生一个团,刚从西藏回来的一堆,从上海独行过来的小伙,刚刚的北京妹子又认识的北京妹子她俩居然就互相住在隔壁一栋楼,甚至还有在北京工作但带着吉他练习日本歌曲的美国帅哥。对我这种脸上刻着苦逼IT男几个大字的人(我真的立马就被很多刚认识人看出是搞IT的,伤不起)来说,之前一个星期说的话估计都没有这一晚上说的多!

我洗澡回来以后一群刚认识的人更是疯狂的开始玩杀人,由于带着美国帅哥一起,游戏过程不得不增加英语翻译环节,中间我当法官也是各种失误,但导致的结果却各种欢乐。牌局一直持续到凌晨旅店老板小林实在累的撑不住赶我们才散,刚好我们也约了第二天一起包车到青海湖,到时我将开始这次骑行的主线任务,于是也赶快回房休息。

一觉醒来,已经飞过雪山,开始看见荒漠。
每个青旅都有几只萌喵。。。
如军,广东妹子,另俩香港未成年小孩,他们凑一桌都可以说粤语了。
白天的塔顶阳光没几个人,非常安静。
墙上的涂鸦,囧。。。
街边小店的老酸奶,推荐品尝。
晚上吃烧烤时看店员专业的剃新鲜羊肉。
这种地方,首先是个老外,其次带了把吉他,绝对吸引各种妹子主动搭讪。

-E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