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是在记录 / 探晋寻秦之太白行(D13):走过3767.2

探晋寻秦之太白行(D13):走过3767.2

2010-10-08

D13(10月5日)行程计划:文公庙-大爷海-拔仙台-二爷海-三爷海-玉皇池-药王殿

一早就在帐篷里听见外面各种人的吵吵嚷嚷声,我承认没睡够不想起,但被营地的热闹吵醒了。起来坐在帐篷里还在寻思今天我们先头部队是不是能杀到跑马梁去,但听到外面大熊过来叫我们起床的声音,就知道这事没戏。出帐一看,原来大部队还是在昨天晚上都上来了,只是没扎营,都在文公庙的保护站租床位住了一晚。关键这要是不上来还真不行,就像小五那次,一路都是陡坡,完全没备用的营地,所以只能硬着头皮上。只是把三个领队折腾的个够呛,听后来收队的描述,那叫一个艰苦卓绝啊。特别是一个姑娘,也是第一次来玩户外,到夜里包都背不动了,收队在最后又不能丢下她不管,但一次背两个大包也不可能,于是先卸了自己的包帮姑娘把包背到前面一段路,再回来背自己的包带着姑娘再往前走。结果每次等他从前面跑回来,后面那姑娘都直接趴在他的大包上睡着了!据他说他们最后那真是挪到营地的,到了营地真是连帐篷都没力气扎,直接在保护站住下了。

估计还是保护站里比较暖和,他们睡的比我们一人一个帐篷的好,一早就都出来了。我一晚上是都没睡踏实,两个300g的羽绒睡袋套一块还穿着抓绒戴了帽子睡的,但对冷热的感觉仍然很诡异,身上感觉冷,却又热的出汗了,一直迷糊到早上,出来听比人说了才想起来这里海拔3568,估计还真是高反的症状。

日出是上山必然期待的(阿波拍摄)。
哥又换了个造型(阿波拍摄)。
营地的海拔地标(阿波拍摄)。今天的路程将从这个海拔开始,到最后3767已经没多少上升,沿着山脊溜达过去就可以登顶了。
因为顶峰不远了,老梁今天依旧坚持不下撤,是个倔强的老头(阿波拍摄)。
上升前的部分合影(阿波拍摄)
昨晚带着姑娘挪到营地艰苦卓绝的收队。
给阿波一张侧影。

虽然营地面前这个小山坡看起来一点都不高,但在这个海拔上走起来还真吃力了,走几步就得喘一下。不过也可能是刚开始运动不适应,等爬完这个山坡的时候基本又感觉和低海拔一样了。

绕过山脊,远处突起带雪的那个山头就是顶峰了(阿波拍摄)。
不远了(阿波拍摄)。
去大爷海最后的路(手机拍摄)。
大爷海,到了(手机拍摄)。
终于到了在网上看过无数遍各种季节的大爷海,让我来尝尝这3600海拔的雪水(阿波拍摄)。
小王很high(阿波拍摄)。
很蓝的天,但阿波相机的白平衡错的太悲剧,所有的照片我使劲都调不回来(阿波拍摄)。
摄影师的背影。
在这个叫海的湖边拍照折腾了一大圈后,后队也陆陆续续到齐了,于是开始了最后的冲顶,不过休息过后拔高又要重新适应,开始几部略吃力,后面就好了。这100多的海拔我们大概走了半个小时,看来跟平地的确是很大的差距。
到顶以后看到一个山顶都是各种玛尼堆,所以哥也来装个逼(阿波拍摄)。
下次要再来还记得哪个是你码的么(阿波拍摄)?
肩负各种拖拽走得慢队员重任的领队之一,大熊(阿波拍摄)。

大熊身后的石头围墙里是一个道观,以前从未亲眼见过道士。这次太白初来乍到,加上大熊也强烈建议我们第一次来的人去拜一下,于是也进去捐了十块功德好好拜了拜太上老君,然后像模像样的道长给了一条红丝带,算是功德的回报。因为捐了功德,道长才让我们从屋子里的侧门让我们去看太白顶峰的地标点。

地标点,3767.2m(阿波拍摄)。从小五的2882开始,这算是刷新我在户外新高度了。不过我并不在乎能爬多高,而更愿意走的更远。
在太白最顶峰上目极所视,一条青色的天际线环绕一周,这像是在飞机上的感觉,然而我用脚步走到了这里。很多人把红丝带系在栏杆上祈福,而我没有。我想我相机也已经丢了,全部行程也快结束了,我一脸说不出的表情,已经没有更多想法,接下来的路平平安安回去就好,也没拍像样的照片,红丝带就当是太白留了个纪念吧。

——————–下山的分割线——————–

从顶峰下来,一路上还要经过好几个高山湖,地图名字上除了大爷海,还有二爷海、三爷海。特别是顶峰上的道长说在三爷海还有他一个师弟,成天酗酒,经常喝的烂醉如泥,只要有钱,除了吃饭的都买酒,还得他来养着。听他这么说,我们就更好奇他那个师弟了。

队伍在二爷海休整(阿波拍摄)。
继续下山,远远的已经望见三爷海(手机拍摄)。湖水反射着天空的蓝色,这时候用语文课上蓝宝石这样的形容词来说绝不为过。等我们走到湖边的小木屋时,并没发现顶峰道长的师弟在里面,估计是下山买酒去了吧。
(手机拍摄)上面三个海子走下来已经觉得美不胜收,但是当我看到玉皇池的时候,彻底的被这湖水征服了!于是我和阿波啥也不管,包都来不及放下就开始环湖一周的行走。
和更高的那几个海子不一样,玉皇池的水是绿的,周围还有植被,感觉一下就有了生气(阿波拍摄)。
湖水清澈见底(手机拍摄)。
站在这,啥也不用说了(阿波拍摄)。
网上堆吧(手机拍摄)。
跳着大石到对岸,这湖边木屋就是梦想所在(阿波拍摄)。
下山各种跳大石(手机拍摄)。我和阿波因为环湖拍照,已经是在队伍的最后,为了赶上前队,我俩一路飞奔,在高山林间一路穿越。海拔逐渐降低,我们的脚步也越来越轻快,快步走在洒满阳光的金色松林,回味一路的景色,这感觉相当的惬意!
到达药王殿营地(阿波拍摄),因为这是几天风餐露宿最后的晚餐,大家把包里还剩的东西都倒出来,DIY了一顿非常happy的火锅。只恨老姜水袋里剩下的酒已不多,没能喝个尽兴。

再回头看太白高处已经被云雾盖住,就像只为我们这几天晴开。刚好我们的行程都快结束,只剩明天最后下山和回程。除了没能拍上照片,我对太白之行已经很满足。有的路只为了走过,但只要走过,就一定不后悔。好了,晚安,3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