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是在记录 / 探晋寻秦之太白行(D14):下山回城

探晋寻秦之太白行(D14):下山回城

2010-10-08

D14(10月6日)行程计划:药王殿-厚畛子-西安市

最后一天下山路,回到3000m以下有绿色植被的低海拔地带已然很轻松。关键是各种在山上要用的补给差不多都在昨晚那一锅火锅里煮了,包里除了多出一大包垃圾以外,已经轻了不少。

虽然领队让我们几个走的快的在营地多磨蹭一会后出发,但我们还是在中午之前就超过前队。下山的这一路基本就是第一天上山路反过来走,随着海拔的下降,我们先穿入黄绿掺半的松林,再到全绿的松林,然后经过有更多其他植被的地方,最后又顺着沟里的水源一路出山。快到最后出景区那段的确有些累,烦这路怎么这么长还不到头,不过令我感到欣慰的是这四天的路上我的膝盖一直没向我通报什么不良反应,尤其是第一天的大上升和最后一天的大下降都能走的很快。

一早的天气。
下到有水源的地方,阿波忍不住来了几口。
保护区的界线范围(阿波拍摄)。
到铁甲树的先头部队。

这时是下午一点二十,我们终于到了有人烟的地方,景区外有小卖部,冰镇可乐是对完成徒步后最满足的奖励,小王更是直接整上了啤酒。补给之后,我们又等到将近两点,只有领队和几个队员前来汇合。大毛说离厚畛子镇已经不远,走着过去都行,于是我们前队决定继续徒步4km左右到厚畛子镇上再说。

公路走起来虽然没压力,但是非常枯燥,已经徒步了一天也逐渐感到疲惫。等我们走过一半路程时,两辆摩托载着几个我们队的队员呼啸而过,然后又是一辆微型车,也满载包括领队在内的其他人。看着这些人一脸放松欢声笑语让我们这几个坚持徒步出来的人顿时感觉很不爽,完全就是被忽悠了一样。但无奈中途也找不到车,只能忍气吞声继续走。

等我们到了镇上,他们先到的人已经休息了很长时间,然后大毛后面的车也过来了,然后基本就都到齐了。我们再次去商店补给了可乐,就坐在路边开始期待来接我们回城的车子,但一点迹象都没有。而领队在另一边已经带着很多人进了一家餐馆,准备FB完再说。不知道为啥,这时我和老姜一样,只想尽快坐上车回去,一点对FB的兴趣都没有。阿波也没有参加,只有小王实在忍不住还是加入到饭桌里。我们三个外地客就一直静静的坐在隔着一条街的河边走廊里,任由对面酒桌上传来各种碰杯声和敬酒与笑骂。

期间阿波去拍了厚畛子镇的镇政府。(阿波拍摄)

直到来接队伍的车到达镇上,各种敬酒依旧没有停止,更有很多人包括领队都喝的快站不起来了。我们没参与饭局的就先上了包,在车上找位置坐下,继续等待狂欢中的人。虽然这时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但要和一群完全没有融入的人一起喝高还真不是我希望的事情。最后终于所有人都上车,回程的车没开多久就进入夜色,但一车酒后的人却越发兴奋,在领队大毛的带动下,气氛越来越热烈,又是唱歌,又是各人发表感言,在车上甚至达到了比他们在酒桌上还High的高潮。只是我们几个外地来的这几天因为体力较好,走的也快,基本和大部队没太多交流,导致最后不能完全的融入。对于队伍里很多新驴来说可能是第一次也是最难忘的一次行程,但对于我来说,这只是要走的更远的必经之路而已,令人兴奋的景色已经记在心中了。

——————–回到西安的分割线——————–

大概是10点多,车终于回到出发的地方。下车卸包我们互道珍重,对于本地人来说,下次可能很近,出门路上也许都能碰到,而我们天南海北来的几个人,可能很难再次走到一起。不过又如何,路上总会有同行的人。

各自散去后,阿波已经在七贤青旅订好了一个床位,而我没订上,但我还有东西寄存再那,所以正好一路回去。回到青旅打听,被前台告知一个床位都没有了,而且不让我在院子里搭帐篷,真是不灵活。但我又不想再到外面找别的地,就打算晚上在青旅的酒吧熬一宿算了,至少还可以免费洗个澡换身衣服。休整之后我和阿波到外面找了一圈仅有几家晚上还开的店吃了点东西,这才算是回到城市应有恢复到的满状态。

把照片拷给我后,阿波就先回他床位去睡了。而我才发现原来酒吧不是通宵开了,这下才郁闷了,只能在院子里的木头桌椅上捱一夜了。本来还想着手机能充电,上上网干点啥一夜过去就行了,结果一身短袖短裤,在西安这秋天的晚上就坐了一会还是给冻的不行。而整个七贤青旅的院子里就我一个活人在外面,想找个聊天打岔的人都没有。于是我觉得这事不靠谱,厚起脸皮去前台敲门,求小姑娘至少让我躲到值班室里,不在外面挨冻就行。

结果值夜班的小姑娘听我这么一说,很大方的就叫我进去了,更幸运的是她说正好高低床还有个空位,让我直接睡就好了,只要早上7:30他们上班之前起来就行。我当时的感觉真叫一个感激涕零,就差一把鼻涕一把泪了!在我说了无数句感谢后终于厚着脸皮爬到高床上躺下,有床睡瞬间的感觉那叫一个安心!睡之前顺便也跟小姑娘聊了聊他们在青旅的工作,才知道她是外语学院大四过来实习的,像他们这样的员工流动性很大,一个人短的估计也就干两三个月,而且工资不高,像她这样有语言优势能在前台对付老外的也就一个月1200左右。我才知道原来像我们这样的背包客在青旅的低消费,导致了更低的人力成本。还好他们在这也只是一个锻炼的时间,不会长期干下去,我们也才可以找到如此便宜又有旅行文化氛围的住宿根据地。

后来真是太累了,聊着聊着我就睡着了,好多聊的东西甚至连小姑娘的面孔现在都已经记不清,但我一定能记住那个夜晚被收留的感觉,无论你能不能看到,我要在这说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