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是在记录 / 探晋寻秦(D3):镖局,票号和王家大院

探晋寻秦(D3):镖局,票号和王家大院

2010-09-25

D3(9月25日)行程计划:平遥-灵石-王家大院-临汾

在平遥的第二个早上直接没定闹钟,反正迟早起不来,不如睡个舒服,于是8:30才爬起来,小尹和Renee已经不在房间。于是出门开始例行的景区走马观花。

沿途买了一块钱三个的手工月饼,结果这玩意真tmd忽悠,薄薄一层壳中间夹点都杀还没一个巴掌大,关键是不好吃,而且卖饼的老太故意夹了一个烧糊的饼在中间充数的动作被我看穿,但实在懒得计较,平遥所谓的美食只能是个传说,再被当地只见利益的人经营下来就完全从没味道变成了倒胃口。

依门票参观了一些小景点后,终于走进了传说中的日升昌记票号——这个中国本土金融业的发源地,历史和介绍这里就省略请直接百度Google“日升昌票号”之。个人认为那个时代能顺应历史发展的潮流建立整套金融体系是很不容易的,甚至很多理念现在都不太想的到的。那是的票号经营管理就已经具有了很多现代企业管理的出行,虽然很多事基于掌柜的个人经验与喜好,没能有书面体系化的理论知道和传承,但也十分不易。只可惜清末和民国初年的战乱更加剧了民族经济与金融的灭亡。

从字形上就能看出来,镖局与票号还真是一对孪生兄弟,正如现在的护卫保安和银行。从这里记录的历史来看,镖局这种古代的物流加保安的服务行业是从明代以后发展起来的,所以要是各种明代之前的古装剧里有镖局走镖神马的说法就纯属YY了。

镖局的院落
镖师的兵器
平遥的街头,挺喜欢平遥这种稍微残破陈旧没有过多翻新的街道,一些原始的味道可能就在里面。
据导游说是明朝建国后朱元璋让刘伯温带来的一根龙柱,撑起了这里的繁荣。
柱子上的石雕很精美。
一个打扮成账房先生的老者在向游客出售他的墨宝。

再之后的同类景点都大同小异了,于是又去县衙逛了一圈,能看出来平遥古城这整套规制都非常完整,经历了多少春秋却仍能保持的很好,这也是很大的运气了。只是我马上就要离开,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看尽那些曾经发生的故事。

回旅舍吃了碗猫耳朵的时间里,结识了也要去灵石王家大院的志行夫妇,并相约之后搭伴同行 。

收拾好东西就和他们一起坐车出门,经过一条巷子的时候看到下铺的刘兄骑车潇洒而来,见面的招呼已然成了惜别,他的自行车与我们擦肩而过后,我转身向他致意,他回过头把车骑的扭来扭去,回身给我挥手,面带着微笑,而我也是,今后不一定能再相见,这一刻遍成了一个引入记忆的决定性瞬间,再次可惜没能用相机记录下刘兄带着微笑的脸和那一撮小胡子,以及那顶印着红五星的黑色方边帽。虽然与他的言语不多,但我能理解他那种在路上的心境,因为有一天我也会带着这种心境在四方闯荡!

——————–王家大院的分割线——————–

之前查的去灵石的车票是四块五一张,于是到车站就很自信的给了志行夫妇四块五帮一起买车票。结果那已经是几年前的价钱了,现在涨到了十块。志行直接就帮我买了,我想把钱给他补上都被他们的热情挡了回来,他们说在旅途上碰到同道的人就是缘分,感谢缘分!

灵石的火车上有个没怎么上学的小孩一路跟我们聊,内容不外乎平遥有什么好,山西都靠挖煤致富。他说他去过北京,喜欢那里,虽然去的地方很偏僻,但还是喜欢。又说他的梦想就是赚够钱然后去北京花,只可惜现在天上人间已经给关了,不然有钱了也去玩一次。这些话说的我们这些大城市来的人哑口无言以对,不知道能跟他说什么好。这只是个二十岁左右的没上学但现在在屠宰场以杀牛为生的小孩,不能说他的想法就是对或错,只能说在教育经历不同,获取的信息不同的时候,人的世界观是有很大差异的。我们也只是他世界里的路人,谁都有自己的活法,不然世界也不会这么丰富。

到达灵石,志行他们要去找订了的酒店存包,所以我就背着大包赶公交先去景区了,约好一会到了再碰。因为我晚上要赶到临汾为明天的壶口行程做准备。

去王家大院的公交十二公里,下车时又遇到一个从北京来独自旅行的姑娘,居然上班就在辉煌,真是近到咫尺。之后我俩在景区就一起搭伴逛,关键是蹭别人的导游。

王家大院的介绍我就不写出来充字数了,想了解的百度Google之。关于绕完两座城堡似的别墅群小区后的感受解释:这TMD才叫豪宅!现在城市或郊区的别墅哪有这几百年前的修的有气派有风格,任何的一门一庭,一墙一院,一砖一瓦等元素的内容都设计的匠心独运,修葺的精雕细琢。规模除了没有故宫大,修建的真的堪比皇家院落了。想当年去看的徽州民居的白墙黑瓦和木雕,集一村的建筑未必都有这个大院大,从这种规制里足见明清时期的晋商真是富可敌国。当然,现在的山西煤老板们也继承了他们祖辈的财富与赚钱能力,只是不一定都继承了哪些曾经的文明。

门前石墩上的石雕。
坊上的如意木雕。
柱子底座达到石雕。
楼梯石柱上雕的鲤鱼跳龙门,寓示家族成员能考中科举。
屋檐下,椽柱上的木雕。
这只是个烟囱,但是雕成了房子形状,不仅遮雨,而且非常细致,每条砖线还有瓦当的细节都处理了。
猢狲满堂。
这是一个关于孝道的小故事。
俩墙壁刻的是龟鹤延年。
两院之间,用一座石桥相连。
又一个故事,没记住。
城墙上的铁钉
远处还有一个城池。

回到灵石县城才想起王家大院下那个邮局忘了去盖章,但赶车已经不能回去再盖了。在十分钟内扫荡了一碗刀削面后顺利进站检票上车,前往要路过打尖的临汾市。

一起从公交上通路去运城的有两位中年夫妻,他们年轻时跟兵团去了新疆工作,这次回老家,顺便在山西游玩一圈。也去了平遥,王家大院,介休绵山,跟我说绵山不错,值得一去,但那边的黑车欺负他们老,被狠宰了一笔。有意思的是说起他们八九年刚好在北京,亲历了那时的学生运动,但现在的领导人都是当时提拔起来的,要让他们承认那段不可思议的历史,会像各朝各代的皇帝承认自己的杀戮史一样困难。正史里只有胜者为王的歌功颂德与太平盛世,当然在今天是代三个表的河蟹社会。

到临汾站我先下了,在汽车站附近找到住处,好说歹说还得要我80一标,不过为了后面更长的行程,休息好很重要,而且这离汽车站很近。只是晚上的住宿都超过了一天其他的消费,当然今天的消费算是最少的一天了。另外洗澡完发现有神奇的连上了移动网络,查好车就赶紧休息了。

——————–记账的分割线——————–

手工月饼:1 猫耳朵:6 VC药片:1.5 果奶:5 三轮到火车站:5 到灵石车票:4.5 公交2路:2 公交1路:2 王家大院门票:65/2=33 公交1路:2 小面到火车站:1 刀削面:5 火车到临汾:8 洗发膏:3 临汾住宿:80

D3花费合计: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