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是在记录 / 探晋寻秦(D1):进入山西

探晋寻秦(D1):进入山西

2010-09-23

D1(9月23日)行程计划:北京-太原-平遥

2001次动车

早上5:56出发,担心等车慢,于是打车去西站,结果早到了40分钟。一路上天气都非常好,晴空万里无云,我心情也那个激动,一个人要在外面晃荡15天还是没体验过的一件事情。

动车路上过了石家庄开始进入山区的地方时,低空的空气瞬间变的灰蒙蒙,我猜这应该是接近山西地界了,这个超级产煤大省里各地的煤炭开采才会导致这样的环境破坏。之后就是一路钻各种山洞,大大小小,一会黑夜,一会白天,搞的人都恍惚了,不过最后还算快,11点多就到了太原。但到站后我再次发现手机移动网络出省就用不了,在求助四次10086及当地营业厅未果后,我放弃了。

幸好准备攻略时存了地图,以至于失去网络支持时仍按计划坐公交找到了省博物院。在向很多太原本地人问路的过程中,发现很少有知道省博物院这个地方的人,一个原因可能是博物馆近几年才改名叫博物院(跟故宫学么)。火车站的脏乱差可能是很多城市的弊病,不过往城中心走,还慢慢感觉城市建设还可以,特别在汾河上迎泽大桥东西的感觉都很好,但就是太新,看不出有啥太原本地的特色,还有就是虽然天晴空气却一直灰蒙蒙的很是不爽。

山西省博物院,如鼎状的奇特建筑,于2005年1月建成开放。
博物馆内休息的游人。
各种出土文物,我实在不怎么懂,只能看个大概意思。山西简称晋,就是因为从晋国开始登上历史舞台。晋国是周朝的一支,当时也继承了周朝的各种礼乐制度,社会等级森严,以至于各种日常或祭祀器具和用品会有严格的区别。
再次将晋文化传播各地的就到了明清时候的晋商,当时可谓是遍布全国。
在去平遥前,先参观了这个假的日升昌票号门面。
日升昌票号钱薄。
单撇一眼的话估计看不出这个乔家大院是个模型。

博物馆虽然是免费,但无奈时间不够,只大概浏览了晋国历史和晋商历史几个馆,就匆匆赶往下一个目标,但其实这种地方更值得花些时间去逛。出门等车时由于对公交线路不确定,询问了一同等车的俩学生摸样的姑娘,只是他们也不是太原本地人。不过一站路后我发现了308车站,急忙下车,成功的换上了去晋祠的公交。

308上哥干了件非常SB的事。无人售票车,但投币确是两块五,搞的跟杭州的公交一样恶心。我只有张五块,于是拿着钱等别人上来投两块五的时候好找钱。边等我想要不找别人换到零钱也能搞定。于是问了俩人,一个大姐表示她也没零钱,也投了三块。当时我突然脑光一灵,闪现了一个我认为非常英明的主意,于是我跟大姐说:“不如我给你五块,然后你找我两块,我用两块投币,刚好我们俩加起来投了五块……”她说好啊,于是我们按这个决定换了钱投了币,我也很happy的去后面找空位去了。但坐下来越想越不对——我tmd花了五块坐车,免费帮大姐买车票了!!(游记本上写到这的时候,本子上刚好印了“我批准你是猪!”)

可人参就是存在各种SB的时候。下车后完全没方向,只好随大流走,好在来这的很多。路边卖了张景区图,当然有被忽悠的成分,不过一块钱也就无所谓了。正式从公园进去到晋祠博物馆的一路上充满了各种野导,我感觉直接被“轮殴”了一番。50的正常讲解被他们“让利”到30,有个大妈过来跟我说20,被我拒了。然后又跟上来一大姐,真怪我跟她提了刚20的没请,于是让她觉得找我有机会,一路纠缠我进去,最后我实在受不了还是让她做成了这笔20块的生意。而事实证明,这种成熟景区的野导完全没有必要请,一是有很多人都会请导游,到处蹭听就可以,二是你要是还了价钱,这些人就只给你讲这么低价格的东西,甚至还没有。

最后经我问东问西百般刁难大姐都只给我敷衍了事,又催我赶紧走,于是我干脆在重要部分都讲完后20块打发了她,剩下的我自己慢慢看,果然很多东西没讲到,真是杯具。

单撇一眼的话估计看不出这个乔家大院是个模型。
晋祠里有晋水的源头,只是据说多年周边的煤炭开采以后导致地下水位下降,后经政府出面干预才恢复到了这么小的水量。

导游说古代有两个村从此引水,北宋年间,南北两河的农民为争夺泉水经常闹起纠纷,有时还打出人命。后来官方出面调停,在泉边放了一口用柴烧开的大油锅,锅中放十枚铜钱,说定哪一方有人能当众从油锅内取出几枚铜钱,哪方就得分得十分之几的水量。北河的人群中一名叫张郎的青年,跳进油锅,捞出七枚铜钱后壮烈牺牲了。于是北河各乡就永远分得了十分之七的水量。北河的乡亲们把张郎的侠骨埋在中流砥柱之下,并在砥柱的东面,建一道石堤,上面凿出10个圆洞,南三北七作为分水的标准,又在渠中建“人字堰”一道,作为南北两河的分水岭。听完之后,我感叹的只是当权者用屁股思考的决策逻辑,而今天很多事情又有什么区别呢?

背着70L大包+前挂相机包死沉的走了一下午的影子,第一天就把肩膀搞的很疼。

晋祠门票70,我用学生证买了35的优惠票依然觉得不太值得。如果一定要大肆宣传“不到晋祠,枉到太原”的话,那太原还真没啥别的东西了。

按计划下午五点左右得往火车站赶回去坐19:11去平遥的车,基本没有误差,比较顺利,不过景区始发站背着大包挤上车还是让我付出了蹭破皮的代价。到火车站正好还有时间去吃点东西,看到一家拉面馆,还有卖刀削面和羊汤,于是想点,却被告知都没有,只有拉面!这都开的什么店么,搞的我像在要鱼丸粗面的配搭一样。只好拉面解决,好在不贵,才6块钱。

8块钱去平遥的绿皮火车上,有太谷上学的学生,有在平遥制作手工漆器的大叔,还有各种形形色色的人,顿时觉得中国有太多的劳苦大众,而生活并不是只有格子间的办公桌面。

——————–平遥的分割线——————–

到平遥出站后,广场上来拉活的三蹦子司机居然都值得我是要去郑家旅舍的,看来老板真的很会做生意。在客栈里放好行李后,跑到大厅找机会强力插入了几个背包客的话题,得知文馨姐和一个大哥是来自北京的,还有个成都的兄弟,当然我也自曝了家门,之后就是一阵胡侃,还出去逛了小一圈,算是瞬间认识了几个新朋友,不过他们也都要在明天先离开平遥,而我将继续独行。

晚上这么一看,我感觉又到了丽江,或者北京的后海,或者屯溪老街?反正哪都像,过度开发的旅游区就会充满一样商业的味道。

回房的时候一推门发现居然文馨姐和另一个女生住房里,哥当时就震精了,难道还有这种好事不成!?不过在女生们表达了婉拒的意思后,我还是自觉的找前台换了房间。但换了以后才发现仍是混住,区别只是男人多点……难道这就是郑老板的经营策略?实在是高,怪不得网上都推荐这地,哥懂了!但杯具的是扯淡扯的太晚,最后去洗澡没了热水,哥只有忍了。同屋一哥们狂打呼,哥还是只有忍……好了,第一天还算顺利,第二天得早起逛古城的干活!

——————–记账的分割线——————–

火车票D2001:162 北京打车:26 公交到山西博物院:2 公交到迎泽桥西:1 公交308到晋祠:5 晋祠地图:1 门票:35 导游:20 公交回火车站:3 牛肉拉面:6 平遥火车:8 进平遥城三蹦子:10 青旅住宿:50 买水:1 刀片:1.5

D1花费合计:3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