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是在记录 / 后河各种杯具!

后河各种杯具!

2010-08-08

后河这事从上次走成小海陀就落下了阴影,这次又组织了一个入门队伍前往,好歹把这条FB路线给探出来。

前往垭口的路上,黄JJ的背影。

在前往垭口的路上大家其实还是很happy的,虽然很多人都在喊累。我一直跟所有人说垭口其实不远了,一会儿就到了。但对于每个人的“一会儿”这个概念是很不一样的,我的“一会儿”很长,因为我所能接受的难度可能更大些。所以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垭口,有时候一些人觉得应该已经到垭口了,但实际上还没有。当然也有人过了仍觉得没有到,所以,所谓有谱,就应该是当自己觉得到了的时候,真的也到了。

中午将近1点的时候我们真的到了垭口,但是天气变的不好,而且风很大,稍有凉意。于是我们躲在一堆灌木丛旁边赶紧打发掉了路餐,非常佩服fufu还带了自制的寿司,而且连芥末都准备了!另外黄JJ家楼下的烧饼非常顶事,也很香!

垭口之地不宜久留,吃完我们就继续前往后河的谷底,这一段就纯下降了。等我们到了河边的时候才知道这里有大把的队伍已经到了,有的两日的队伍都已经在营地扎下了。而我们的预定路线是前往三岔,然后从龙庆峡库尾穿出,所以就沿着河谷穿行。在峡谷里穿越时很惬意的,两旁多是陡峭的山壁,虽然不及郭亮那样的壮观,但脚下的河水和周围葱葱郁郁的植被让我们完全忘记了刚刚在垭口上升的疲惫。就是天气一直很阴沉,所以我都没拍几张照片。

过了岔路口的路标,不一会儿就到了三岔的营地。

三岔营地已经驻扎下了大队人马,而且这还有山民盖的一大间房子。但我们从他们这得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信息,从龙庆峡库尾没有能徒步出去的路线,包括在这里驻扎的户外队伍和山民都如是跟我们说。又问了山民如何才走的出去,得知只能折返或者在之前的岔路口从黄柏寺返回。这意味着之前的线路规划完全错误,好在还有补救的余地,至少还有回去的路,于是聚众商议后决定改走黄柏寺出山。

大杯具从这开始,天气越来越糟,而我们几乎都没有带防雨的装备。在我们去黄柏寺的翻山路上,雨水一点一点的透过密林滴下来,虽然落在身上的不多,但在树林里一直能听到沙沙的雨声对我们来说是个很大的心理压力。于是大家顾不得疲惫,都加快了步伐。

到达下山的垭口。

在树林里走至少还有个好处,就是雨淋不到身上。但过了垭口以后,很长一段路已经没有高大的植被遮掩,原先的毛毛雨也变的越来越大,于是没带雨具的我们除了用塑料袋把各种电子产品包好,只能直挺挺的往雨里走,任由雨水浇淋,直到浑身上下全部湿透。要不是夏天,山风再这么轻轻一吹,我们几个非得冻个够呛。

这时我又开始自责,一路都没怎么说话,路线不明不说,连基本的装备都没想到,把一队人搞的相当的狼狈。今年已经第三次,后河都是第二次完全没谱的跑出来了,真的很失败,我甚至都觉得以后都没脸再和大家一块走了。

好在大家都比较熟,一路下山仍一起插诨打趣,互相鼓励着走下来了。fufu,乔兄和文现夫妇我们五个最后走到像龙王庙一样的黄柏寺的时候,全身的衣服都拧了几把水出来,然后去延庆汽车站对面的廉价服装店里一人买了一身衣服换了出来才返回市里。随后狼狈不堪的5人(黄JJ和小qing同学先走了)一头扎进上地的摸错门火锅,一顿FB,算是抚慰了一下被虐的身体和心灵,最后的结局在各种杯具的大背景下,已经算蛮欢乐的了。

感谢你们的包容!不靠谱领队宣布今年不再带队伍,闭门思过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