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是在记录 / 南太行:峡谷中穿越

南太行:峡谷中穿越

2010-06-18

盖着潮湿的被子半睡半醒一夜后,再次追逐日出,这次是王莽岭。

沈楠睡眼惺忪,我也差不多。
老天很不给面子。
天亮之后瞎逛了一会我们就回营地去了,在管理处一人8块吃了个炒面,收拾东西准备下山。

第三天还有很多路要走,而且要在6点左右回到新乡,赶晚上回程的火车。跟昨晚的户外队伍打听了一下,又问了问管理处的老乡,依旧没搞明白小路下山的走法,由于人生地不熟,稳妥起见去景区买了下山的旅游车票。结果车的班次是1小时一趟,等车中无聊,于是打算寻着小路去探一探。

下山小路的一段,哥寂寞的背影。
不可否认沈楠这次给哥拍的片还不错,换了相机就是好,哈哈。
延伸的小路,不知道通向何处。
到这我们没再走下去,山间的小路走起来一定很爽,只能下次有机会再来了。

回去坐上景区中巴下山,一路上才发现这车坐的太刺激了,边上就是深谷绝壁,司机各种大坡度不带刹车,180度发夹弯,一点也不比云南的山路好走。

我坐在司机后面靠外的窗口旁边,一路的惊险尽收眼底,坐我旁边的沈楠由于恐高憷的不行。
这8字路线tmd就是山路赛道啊!
这里也有绝壁长廊。
从长廊出来,右上角山下的村子就是过山车的终点。
最刺激的来了,陡坡180度发夹弯!司机直到快进弯了才开始减速,我看着都快发毛了。

也是当地的司机常年开这山路,怪不得山下有个岗哨拦着,不让一般私家车上去,我觉得就是在别地开过山路的来这开一把也会很后怕。下山这一路上我光顾着照相,而沈楠这丫又充分发挥了他的搭讪天赋,从一上车开始就搭上一个mm,而且对mm劈头第一句话就是:“你也是一个人来的?”我绝tmd服了这丫!最后下车之后mm还给丫留了名片和电话,不服不行啊。以后要是有哪个宅男想修炼搭讪技能,我绝对免费推荐沈老师搭讪技能培训速成班,学成之后将拥有一张化腐朽为神奇日月星空为之暗淡的搭讪神嘴!

下车赶路心切走的急了点,一边又听沈大师给介绍各种搭讪经历,全然没注意到手机不在身上了,直到想拿出来记录下GPS轨迹才发现。我这刚买的手机,在新乡的宾馆差点丢了耳机,这直接把手机也弄丢了,难道真是没有用好手机的命么?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赶紧往回返去班车站找。看了好几辆车上都没有,想着是不是已经开走被别的乘客捡了,车站工作人员又带我去看了远处停着的一辆,万幸手机果然在这辆司机后座窗户开着的车上,下山的路上我放座位上,临走还检查了座位啥也没有的,结果颠掉到地板上了!真是谢天谢地让我捡回一大笔损失!

之后一直沿着峡谷边缘徒步,准备朝回龙景区方向回新乡境内。等我们走到一个大门口,被告知这条路是景区的路,除非买门票才能走,否则要回新乡就得绕别的路,真tmd拦路抢劫啊。好在我们有备用路线,在景区门口观景台转了一圈后,准备包坐小面去无灯隧道。

观景台上看下面深邃的峡谷,和郭亮那边一样,但比那边的还深,而且还是多层的深谷。

刚坐上车神奇的事情又发生了,刚刚那个被沈大师搭讪的新乡mm不认识路也走到我们这来了,于是沈大师这次作出了为解救mm与迷途水火中的义不容辞状,再次把mm忽悠了跟我们一路回新乡,哥顿时泪流满面,敬仰之情有如站在峡谷边一尿千尺之深!

不能再吊大家胃口,放一张在向司机问路中的mm,后续还有很多,请继续往下拉。
无灯隧道的入口,这是个神奇的地方,没有车进去,也没有车出来,更看不到人,感觉走过去就会像《千与千寻》里那样穿越到另一个世界了。
其实没那么亮,全靠大光圈加高ISO。

由于mm没想到有这种路,更不可能带头灯,于是沈楠再次义不容辞的把mm叫到身边一起走。之后我总结出一条经验,以后要是有互相有好感但是还没牵上手的姑娘,就把她带到无灯隧道这来,然后带一个不怎么亮的头灯,电池最好是快用完的那种,走到最深处越来越黑,之后大家应该都懂的,恩,如果实践成功别忘了告诉我一声。对了,不成功的后果自负。

一公里长的隧道,另一个世界就在出口的光亮处了。
另一个世界里有什么呢?隧道的尽头,山的另一边,已经又回到了河南境内,这个洞相当于两省之界了,但这里还是绝壁!你没看错,出了那个隧道口脚下就是绝壁!我当时就纳闷了,那开凿这个隧道为什么呢,难道在天朝还有专门开凿出来给人走的公路么?
没错,天朝没有不收费的路,包括只有人能走的山路!在这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方,只有门后这条小路可以通向山下,但是我们被要求交每人10块的九连山修路筹款。

下了一段不长的山路后,公路边有一个小寺庙景区。这不关键,关键是这有一条山上流下的溪水在这积起了几潭清泉,走累了一路在这可得好好休整一下。要不是有个mm在,我跟沈楠还真想像当年在浙西大峡谷一样跳进水里裸泳一把,最后还是只能洗了把脸解馋。在这解决了剩下的一些干粮后,又继续上路。

在南太行周边,除了峡谷,还是峡谷,好像大地在这里有无穷无尽的裂痕。所以这一天,甚至这三天的时间里,我们都在峡谷里穿越。
这次我们要下到谷底,这些之字形的楼梯代表着这里已经是快开发完成的景区。
到底了,左边是很久以前落下来的巨石。
再往外很长一段已经是修葺过的景区道路了,从谷底穿出后,我们又回到了有公路的文明世界。

这时是下午5点,这次旅行的行走部分就在这结束了,之后我们坐上了出景区的电瓶车,然后又转交通车回到新乡。随便找个地方吃了点东西以后开始为旅行的收尾部分——晚上回北京而奔波。

端午最后一天,各次去北京的车,动车的没有!特快的没有!普快的没有!卧铺的不可能有!硬座的完全没有!站票的都一张没有!但就在那令人绝望的时刻,居然有人沿着排队的队伍到处叫卖一张去北京的卧铺,遂叫大叔出站借一步说话。大叔愿意以原价出给我,而这种时候我却对这样的票完全没谱,大叔看起来就像个黄牛,跟我交流的时间里还打了好几个电话,虽然我听不太懂河南话,但大概还是猜到跟倒票有关。然后我犹豫了,因为在我概念里,黄牛怎么可能有原价出票的呢,就连火车票代售点也要加5块手续费的。虽然我看不出那张票的真伪,但我无法对不加价的黄牛票放心(这人怎么就这么贱呢?),于是放弃。

转投汽车站去,无票!我刚要转身走,售票阿姨还叫住我说帮我交涉下,然后还是无票!我几乎要想到住一晚再坐第二天的车回去的时候,沈楠这个铁路上有人拿出了绝招,只要混进火车站,怎么都好说。于是我记下当晚经过新乡去北京的所有车次,跟着人流找了一个慢车的检票口先混了进去,然后坐在检票口到月台之间的长廊上等待离我最近的一趟车,而沈楠也通过他的路子混上了回徐州的车。

这时昏暗的日光灯下,封闭的长廊里又湿又热,我看着一次又一次车的人的脚步在面前走过,突然觉得我就是在流浪,就差手里抱个吉他,脚前放个纸盒了。哪一次我们的出行不是如此的艰辛和不堪?而哪一次我们又没有那种无法言语的自由和快乐?于是这一切都变得值得。流浪的真实,This is life,这才是生活!

终于在晚上10点,我混上了K590次回北京的车,幸运的是,我还补到了卧铺。

另附沈楠整理的游记和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