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是在记录 / 南太行:群山中行走

南太行:群山中行走

2010-06-18

(第二天的路线会比较长,从郭亮出发经南坪穿过丹分峡谷,再到南马鞍开始上山跨界到山西的王莽岭。)

只要天气给那么一丁点希望,我们就会去追逐每一次日出日落。

第二天的行程就从黎明前的黑暗开始。4:30我们起床天还全黑的时候,住在周围各种客栈里的人也几乎都同时起来,从四面八方汇集起来前往看日出的地点。我所能知道有这么多人和我们一起看日出,除了偶尔走过身边听到的脚步声,更多的是从山谷中到处流动的头灯手电的光亮看出来。光亮从黑暗的山谷四周向通往天梯悬崖的那条路上汇集,就像此时头顶上不明朗的星空随着各自走动和四处张望而忽闪忽暗。甚至看到有一堆光点在山腰上正往高处走,肯定是想爬上白天我们经过天梯旁边那座不矮的山头。而我们怕赶不上5点多的日出,就放弃了追随那些先遣者。

到达天梯天色已白,但山谷中一直有一层淡淡的雾霭。我便坐在路边静静等待,直到已经过了日出时间好一会,太阳才朦胧的从不通透的空气后面现身出来。没有漂亮的日出并不会影响到我们接下来的路程,这些都是机缘注定,所以就向注定的事情挥个手吧,我们曾来过。

沿着天梯旁的公路往东北走就是会逃辿,沈楠提议溜达过去看看。

这一路过去就是各种悬崖绝壁,而会逃就是对面绝壁上的那个小村子。看到有这样的石头,我总有想走上去看看的想法。
**危险地段,切勿模仿!**到村子以后,在绝壁旁边发现有如此寂寞的地方,哥瞬间不淡定了,硬逼着沈楠这个恐高患者接近这几百米的深渊帮我拍下这张照片。
而且还让他先回去给我拍不同角度的,哎,哥虽然已经一把年纪了,但还是那么自恋。
离开之前粗略在村子里转了一圈,一大早人也没什么人,十来户人家唯有这栋房子比较吸引我的注意,门窗都没有一样的样式,看起来房子也不错,但为什么被遗弃了我们也不得而知了。
回来的路边上看到了山谷的全貌,我猜想如此整齐的绝壁一定是在某此地质活动中裂开,再经过很长的时间分的越来越开的。而下面绿色植物覆盖的山坡也一定是山体滑坡堆积成的。在自然的巨力面前,人类的为了生存而建立的居所是如此渺小。
这里很多人应该比较熟悉了,郭亮传说中的绝壁公路。
对于著名景点我一向拍不出个啥来,或者说前人已经把各种角度都拍遍了,导致我都懒得去思考。但这张照片我其实想说的跟绝壁公路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而是在于沈楠他那张仍和四年前在婺源一样清纯的脸庞!原来丫就是个妖精啊!
从岩壁上的窗口向外望去,我们又置身于峡谷之中(请原谅我用HDR调出这么难看的颜色,我实在搞不定这种高反差照片的处理参数,求高人指点)。

由于走绝壁公路不顺路,于是看了一半我们就折返了,回到住处收拾东西上路去峡谷另一边的南坪村。

寂寞哥无处不在。
没走完的那段壁挂公路。
入山的那部分。

顶着快到中午的太阳在公路上暴晒可不是件很爽的事情,于是我们在看完一大圈悬崖绝壁后,拦了辆小面去山下的村里。司机比较实在,拉上我们俩也就没太纠缠路上其他客人,一路把我们送到村里,而要是我们自己走这段盘山公路的话,至少还要一个小时,所以我们俩人十块钱的车坐的很值!

在村里稍事休整后,继续进入常规景区丹分峡谷。虽然这里木翠谷深,还算好看,但我实在对这种游人如梭,整砌台阶的门票景区提不起一点拍照的兴趣,于是我只好当是纯属路过。

出了丹分去南马庵的一路又是一段很长的公路,走了一段感觉无趣之后果断拦车节省体力,关键后面还有个王莽岭要上。

在南马庵下磨剑锋看了个半景区瀑布,这直上直下的台阶算是折腾坏我了。

由于担心一会再上王莽岭的时候膝盖受不了,于是我在这走的尽量是或拽着栏杆,或双拐撑地用手的力量在爬升,然后就被沈楠在这个牌子出现的地方抓了个行动不便者的现行——“累了吧?生活就是这样!”——那牌子上写着。

我们在南马庵呆了整整一个小时,吃东西,休息,扯淡,甚至把防潮垫铺开睡了一小觉,这种不太考虑时间行程的走路出行方式实在让我感到很爽。旁边有一个学生拓展基地间断的传出一些训练的番号,这军训要是都在这样好风景的地方那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刚开始上王莽岭的时候以为可以有土路走了,结果越走越失望。因为周围也没什么像样的高山,所以这1665海拔的王莽岭成为修好石阶的成熟景区也就可以理解了。不过走到后来居然还有点适应了,我后来总结应该是设计石阶的这个人行走节奏跟我差不多,所以爬到后来都不感觉累了。

疑似NG背影控。
两山之间曲折上升的台阶小路,这段虽然一直在大上升,但走的越来越舒服了,原因可能是站的高了,看的远了。
终于上来了,到达景区大门。过了这个门就从河南跨入山西,估计一会就要山西移动欢迎你了。

在门口休息了一阵,沈楠趁此机会跟看门的小哥用河南口音扯了起来,然后我们一起又是装可怜又掏学生证的还是花了15块一个人才过了这个省界。其实要是我们再晚半个小时上来,估计看门的小哥也就下班走了。

一张算是开阔的景色
王莽岭景色。不过这时候上来也好,能赶上天亮时的风景。
这时离顶峰的营地还有大概1小时路程,但另我高兴的是终于开始有土路而不全是石阶了!于是开始在这惬意的风景里放松下来。
七点到达营地,扎下帐篷。

交了10块一顶帐篷的营地费,为了轻装我们连睡袋都没带,于是又花10块跟管理处租了一床被子,只是后来那被子潮的让我们盖也不是不盖也不是的难受了一晚上。天黑前在山顶转悠了一圈,居然这还有两排据说有星级的宾馆,看着也很不错。另一边还有些村民搭着个大帐篷卖米饭小炒,打听了下价格,完全可以接受,于是钻进去点了俩小菜下了碗米饭。在外出行的时候,最享受的莫过于饱吃一顿热饭菜,和温暖睡到自然醒了,偶尔能满足一下的感觉也很好,可以归结为这时温饱的边际效应是最大的。

回营地的一路碰到从山西过来的一个户外队伍,能看出里面几个强驴80L的大包肯定不轻于25公斤。这些累到天黑才摸到营地的驴子好像跟管理处的老板很熟,刚放下包就跑厨房里开火做上饭来,嫌炉灶不够在大厅里也摆开各自的家伙煮起各种FB食品来。说实话对于这类FB享受型的玩法我除了佩服毫无羡慕,不过可能还是我这样的太自虐了点。他们忙着吃的一阵,我俩也坐管理处的大厅里跟他们闲扯。至于沈楠在他攻略里提到那俩北京姑娘,要不是看到他写,我差不多都忘了,和我没有共同经历而只是路途偶遇的人,我一般过后会连他们的脸长啥样都想不起来。还有哥不是不搭讪也不是不会搭讪,虽然我承认搭讪天赋没丫强,但哥绝对是有选择性的。不像丫什么货色都能上,还以此来炫耀自己的优越感,总结一下,知道他的人肯定也都知道,丫就是祸害人间的一大流氓啊,奉劝各位广大女青年一定要远离这个危险人物,原因不表,切记切记!

虽然是夜同住一顶帐篷,但我的梦里有多少匹草泥马,是流氓不懂的。

另附沈流氓的攻略:行走南太行之二–郭亮-王莽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