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是在记录 / 南太行:天梯上的郭亮

南太行:天梯上的郭亮

2010-06-17

第一天的计划是上天梯到郭亮村,关于郭亮村申信明村长率领13壮士历时五年在绝壁开凿公路的故事就请大家自己去百度看了。

早上从宾馆出来,立即按照我俩出门的传统直奔超市,采购齐从今天起三天的干粮路餐,其中最主要的就是面包和榨菜。要不是不知道哪有不错的蒸馒头卖,连面包我们都不会考虑。然后路过汽车站旁边一个水果摊的时候,回想起当年在黄山上看着5块一个的苹果和黄瓜舍不得买而流下的口水来,于是又挑了四个苹果和两根黄瓜打进包。

提起打包这事,沈楠也算是买了个好包,Osprey小鹰38的,可是丫拿着这么好包不会用,于是各种锁扣机关和打包方式我都给他演示了一把才算明白。不过既然他那么好包,我自然把我2kg帐篷的重任无耻的交到了他肩上,当然也可以说这也正是我找我的装备提供商黄JJ同学蹭了个小包就轻装出来的阴险目的。

一眼瞟见了旁边汽车站有卖去北京的长途卧铺大巴票,边打包水果边想着是不是回去的时候没火车票就改汽车,突然想起手机耳机忘在宾馆里,还算好很近,赶紧跑去招服务员取。回来沈楠已经买好了去辉县的车票,而刚好有一趟车准备出发,于是匆匆忙上了车,回北京的车票只有回到新乡再考虑了,反正我最坏的打算就是火车再站一晚回去。

经过辉县后又继续转中巴去郭亮村的路上手机抓拍,如此整齐的“别墅群”,这算是新农村建设的示范典型么?

下车前沈楠就发挥了无敌搭讪男的威力,捡了一个南京大姐和我们同行。到景区买票时我跟沈楠厚着脸皮装嫩买了学生票,大姐买不了学生票,但拿出了更BH的证件——残疾证!我们感叹的同时,完全没有质疑她证件的虚假性,以为跟我们一样为了各种半价票办的是假证,但开始上山的时候才被证实大姐的腿的确有点问题,走不快。于是瞬间对大姐的佩服油然而生,一个走路有困难的人一个人出来旅行,还敢跟着俩不认识且不知道靠不靠谱的青年乱走。我赶紧把登山杖分给她,好让她能尽量跟上我们。

才走一小半我们就走错了路,到山腰上一个村子的地方没找到去天梯的路口。

因为看到一个当地老太带了一个游客去走了村东边的小路过去(一般村民带游客逃票进景区,然后游客给村民10块左右带路费),我们以为那就是去天梯的路,结果那是一段长长的水渠。在我GPS地图上看越走方向越不对,已经显示经过了的郭亮炮楼一直没有出现在视野中,倒是绕过山去都已经能远远的看到绝壁上的公路了。直到遇到了几个巡山的村民问清楚天梯的方向,我们才折返回之前经过的村子,找到上天梯的路(后面GPS上可以看到浪费了很长一段路程)。

上天梯中。
**危险动作,切勿模仿!**

远处蜿蜒的是来时的公路,我脚下是绝对的悬崖,没上百米也有几十米高,反正摔下去不死别人也难救到人。这在绝壁上凿出来几百米高的石梯路走一次会觉得很刺激,传说郭亮村在未通公路之前所有村民换盐换米都得扛着东西从这个天梯上下,生活之艰辛可想而知。

再往上不算太远就到悬崖边台地的公路边了,几个村民守在那拉客去家里客栈住宿。我们问了价钱15一个人,然后我们砍到20一间俩床果断入住!没想到这里能这么便宜,当然,晚上我们没洗成澡。在这我们急着赶路去客栈休整,也告别了坚持爬到顶的南京大姐。

崖上人家的观景台,由于找不到更好的角度,按了张郭亮绝壁公路的标准照就没再拍。

客栈里住是便宜,可是饭菜比起来就略贵了点,俩人点俩小菜吃了40,快赶上北京的小店了,好在分量还比较足。有地方解决吃的问题我们就没动买的干粮了,轻装出门一溜达才发现这景区开发的很成熟,家家是客栈,竞争很激烈,怪不得会有这么便宜的住宿了。

下午标准景区游,想着都买了票就去一趟,但其实没啥意思,下次要再来必须逃票直接上会逃。
山壁下这一瓢清泉还值得一看,此时恨广角还是不够!
我也站在清泉里照照自己。
之后去逛了郭亮影视村,写意了一下。
这个地方居然有如此煞风景的喷涂!

郭亮村里也有很多住宿,里面更幽静,还有各种导演故居之类的民居,但也略贵一些。

天黑的时候跑到观景台边上的悬崖上蛋疼了一把,YY着要在悬崖边上听着山谷里的风声睡一晚那是什么感觉?

第一天结束,附GPS行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