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是在记录 / 后河腐败变小海陀自虐

后河腐败变小海陀自虐

2010-05-17

纠结了半天,这次记录我还是觉得看图说话比较适合。

其实原计划是后河的FB路线,但由于护林封山临时决定改道去小海陀,于是,不靠谱的领队我再次带领的自虐团走了比预想困难的多的路线,发扬了把FB走成自虐的传统。

好歹是5月份,春天也该来了。刚开始上山就看到满山的花,然后看着花我就开始带队穿各种没有路的林子了。
直到走到海陀005的坐标点,我才算确认没走错,之前队员们都是被我忽悠着上山的。
在很多次被不靠谱的领队忽悠以后,很久没出山锻炼的同哥在对领队的信念上开始快支撑不住了,躺在半路的营地里想就地扎营FB了事。

这时候先是黄jj和我帮他分担了近5kg的负重,然后zj软磨硬泡,再加上我们威逼说不分给他全部的露营装备,终于同哥再次被我们忽悠起身离开了这块他恋恋不舍的营地。

以及半路休息的时候同哥对着我的镜头会有如此怨念的眼神。

再次起身上包的时候同哥泄愤般的大声问了个很有哲理的问题:“你说我们这么辛苦是为了什么呢?”我立马被问住了,那种哑口无言以对想找块豆腐撞上去却找不到的感觉,于是我沉默着,低头走路。

好在大上升开始了,虽然还看不到尽头,但我知道不远了。

好在大家还相信我,更相信自己。

路上的野花见证了从石缝里长出的坚韧的生命,也见证着我们艰苦的脚步。
西大庄科上山最陡的丛林已到尽头,努力的终点就快到了。

到山脊了,天气很不好,阴沉沉的还挂着风。同哥和zj就在我和黄jj从包里拿出件冲锋衣穿上的功夫里也到了,看到他们坚持走到这里的时候我心里充满了感激!在我没给队员指出一条光明大道的情况下,他们依然能跟着我迈着比我体重还重的步子上来了。更要感激同哥之前抛出来给我的那个问题,在平缓的山脊上我来得及在每个脚印之间思考这个“Because it’s there.”的哲学问题。

让自己这么辛苦,不是为了小海陀,也不是为了登山,更不是为了自虐,而是为了一种可以通过自己每一个脚步的努力而到达想去的地方的生活方式,用总监的话说:户外是一种态度。好吧,再继续说下去那就装的太明显了。只是很多时候我们可以计划目标,却很难计划全部的过程,但不确定也会带来不期而遇的风景。

不过杯具的是这次的风景就是有风没景,大风在山脊上呼啸,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这种情况下,尤其是全队耗费了很大体力在爬升阶段,我决定放弃远在1.5小时路程外的鞍部营地,而选择了只需20分钟就可以到达的松林营地(下文的事实会证明我们的决定是非常明智的,我们在松林中躲过了一个大风的夜晚)。

在松林里做饭依旧很欢乐,再累也得吃好喝好。
只是大厨同哥的心态受山下吹上来的寒冷空气影响,只给我们烧了一锅杂烩乱炖。

而我自己在水烧一阵觉得效率太低后,决定把米饭都倒进黄jj的大饭缸实打实的开煮,很意料之中的后果就是黄jj的饭缸底全被煮糊的锅巴糊住了,为此辛苦他用铁勺加湿巾收拾了半个小时,-_-!

入夜,风冷,还是早点钻帐篷休息。

风本来就很大,林子里听的声音更大,大到让我有了用手机把风声录下来的想法并付诸了实践。虽然第二天我声称一夜的风声没睡好,但其实晚上我打开录音程序没多久就在睡袋里听不见短信响了,甚至后面的录音里出现了我打呼的音轨。事实上我在录音进行了40多分钟后才醒来想起要关掉手机-_-!

天气冷的我们实在没喝完同哥带来的3罐啤酒,晚上喝酒的时候我想起曙哥了。
一早起来煮了雀巢+伊利版的卡布奇诺,在山上带这种搭配做早餐相当给力!
收拾打包好以后两个Osprey控开始照镜子,同是Aether70。

我身上除了包、鞋、眼镜和我在图上缩小后看起来很亮白的牙齿,其他能看见的装备都是黄jj童鞋提供,好人啊!

这是到鞍部最后的上升了,风依旧很大。
到达鞍部,不少扎在鞍部的人也开始下撤。

搭讪后得知,他们昨晚在这遭了不少罪,甚至有帐篷被风刮坏了都,难以想象我们如果也来鞍部会发生什么事情,于是相当的庆幸。

下撤的情况不表,从大海陀下山还算比较轻松,但回想整个没有达到目标的过程让我不是很轻松,“不靠谱领队”的帽子看来我只能先暂时带着了:依然户外并自虐着。

PS黄jj的友情提示:户外有风险,选择领队须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