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是在记录 / HTC Desire入手

HTC Desire入手

2010-05-10

我承认这次鸟枪换炮的起缘是惊艳于同事的HTC Legend——明亮的铝合金外壳,一体无缝的简洁线条结构,绚丽的Sense UI界面,代替了轨迹球的光感操作,还有那微翘下巴的经典设计——如一道闪电般击穿了我对电子“奢侈品”的防御,导致唾液腺失去控制,口水狂流不已!

对Legend一见钟情之后很多天里,我从一个完全的智能手机盲开始了解Android的手机体系,虽然还是一知半解,但购买的欲望已经欲罢不能。恰恰在获取信息的过程中,又邂逅了HTC Desire——和Google神机Nexus One性能相当的一款机器,由于在试手pfkey的N1时被手机上能流畅运行的3D Google Earth震撼过,于是对Desire也是心动不已。

此时顿时陷入了一种到底是要华丽的外表还是丰富的内涵的纠结状态,之后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两个星期的时间。话说我始终觉得Legend更符合我的气质,但从长远来看,Android手机上的应用应该会越来越高级,选择性能更好的可以防止很短时间就被淘汰,毕竟电子产品的摩尔定律摆在那。可是依然对Legend的感到深深的不舍,要是可以有Legend的设计加Desire的性能的一款的话,就算再贵点我都能接受,只是这种愿望只能依赖于厂商。最后的决定是很艰难的,因为人生最怕遇到接近对半开的选择,因为得到的结果总和放弃的一样多。

在这次换手机前,我还一直在使用几近砖头的Nokia黑白机。回顾了下我的手机史,发现自己是个一半理智一半冲动的消费者。2003年刚上大学时需要一个手机,当时有和旋铃声和彩屏的手机刚刚开始流行,国庆跟同学在南京新百逛的时候看中了MOTO C350,于是以1200的价格买下,我记得当时这是我身上最贵的电子产品。实际的使用感受是反应超级慢,按个键要等半天才有反馈,以至于我后来对MOTO的手机都产生了阴影。不过就算这样在后来还有更好的手机出来的时候,我也没有要换个手机的打算。之后就是2005的一次意外,手机在商场试衣服后弄丢了。没办法,得买新的啊。那时智能手机刚刚开始在市场上展露头角,各种各样的功能和外观,实在是琳琅满目,但性能却仍未有较大提升。于是在试用同学Nokia黑白机2300后,坚定了用最便宜的手机耗到下一代手机的想法,因为那时对手机的需求无非是电话短信,所以只要反应速度快就足够了。

我的第一台手机:Motorola C350
第二台手机:Nokia 2300

当时我所希望一部智能手机至少应该拥有的功能应该是:电话短信不用说了,拍照录像录音是肯定需要的,能上网带GPS定位导航,能放音乐视频听收音,还要有日历计算器英汉词典这类工具,另外要有比较大的容量并且可以像windows一样方便的管理个人文件,游戏则可有可无,关键还有一点,操作方便反应快,这已经类似于当时的PDA掌上电脑的概念了。于是在当时可以说没有一部手机能入的了我的“法眼”,所以我也一直在观望。

虽然不是手机,但还有一个我用过掌上电子产品的名字我想提起,曾经风靡一时的掌上词典——文曲星。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能想起这个品牌,但在我们的高中时代这基本上普及了班上1/3左右的同学。2002年我高中时用的一款nc1020,金属外壳和金属按键,较当时其他机型三行文字而更大的五行文字屏幕,电池也由其他机型的纽扣的升级为镍氢充电电池。除了普通的词典功能外,可以与电脑USB联机,还可以两台同样机型通过红外互联,甚至提供了QBASIC的编程环境。我还安装过两个QB的游戏,一个是和当时流行的网游疯狂坦克很像的一个单机游戏,另一个是可以双机红外互联的武侠RPG游戏,不过ms只有一个成亲的情节需要互联。到大学以后,有一次不小心摔坏了,所以文曲星也淡出了我的学习与生活。现在更少关注,但确实很难再听别人说起这个名字。

当年用的文曲星

市场发展的过程中曾有这么多的掌上设备出现过,但这些设备基本是由经营硬件的厂商所设计的,每一种硬件的产生,就需要配套的一个软件体系,这导致不同厂商之间的不同硬件产品无法兼容使用别人开发的软件,甚至有的厂商自己的不同产品之间的软件也不能完全兼容。这导致的结果就是,没有统一接口标准的硬件设计,同样功能的软件需要多次开发,开发出来的软件生存期又受限于硬件的发展周期,所以很难有功能复杂的,可以处理各种需求的掌上软件。

对比桌面电脑的发展,在计算机发明后的几十年中,也有过很长的软件功能简陋,无法移植的混乱时期。但是当硬件发展到一定水平(经济程度可以普及)时,格局就发生了变化,这时硬件不再是瓶颈,各种丰富功能的大型软件需要开发,而这些软件都需要依托一个相对稳定的平台,以延长耗费巨大成本开发后的生存周期,因为开发者不可能有足够的时间把耗时耗力的软件移植到所有不同的平台。于是经过多年的大浪淘沙,现在只剩下了市场上的几大操作系统。当可以开发的平台日趋稳定之后,满足各种需求的软件才爆发似的出现在市场上。

现今Apple已经凭借iPhone引领了智能手机市场的革命,而在Google IO大会上,Andy说:“如果Google不采取行动,我们面临严峻的未来,一个由独夫、一家公司、一家电信运营商宰制我们选择的未来。”这句话虽然具有一定的煽动性,但的确非常振奋人心。如果说桌面操作系统经历过一个混乱的时代,最后Microsoft打败Apple和IBM的领先,致使在个人电脑上为软件的发展建立了一个良好的平台,那么今天掌上设备也将在Google的Android操作系统的引领下进入一个新的有序时代。移动硬件厂商不需要再关注配套的软件,而新需求的满足,功能的设计和开发完全可以交给世界上这么多的开发者,当然,消费者也会因此获得各种丰富的应用。

第一台智能手机:HTC

Desire (G7),WiFi上网访问我的博客中。

虽然这个手机花了我3600(加8G的TF卡),但我仍然要感谢Google,在这个互联网时代里一个伟大的值得尊敬的公司,因为他真正的做到了——技术改变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