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是在记录 / 不靠谱的领队能把徒步变自驾

不靠谱的领队能把徒步变自驾

2010-04-03

(貌似和去年一样,从四月开始的出行就让我中断了博客,翻看照片的时候已经十月。半年以来积攒的很多记录没有更新上来,如果一定要找个借口,那就是——工作太忙碌,周末太充实,而真正的原因其实是——我太拖。但生活的GPS轨迹还是需要不停的靠在博客上打点记录,所以我决定还是抽点时间,把几个月的东西都补上来。不过我有个记流水账的烂习惯,一定要把发表日期改成事情发生的时间附近,这也导致了我一篇博客被卡住,之后的感受也没发出来。当然,人为打点的同时,我会尽可能还原当时的感受。)

之前说带小胡他们走个休闲的线路,但在漫长冬天后青黄不接的四月,实在没啥地可去的,于是决定走一趟幽州的纯散步活动。

不过麻烦从幽州的客运火车改了班次开始。两年多前去的那次,是早上北站的火车出发,晚上刚好又开回北京,所以一天的行程靠来回十多块钱的火车非常的方便。但现在火车改到了中午,而幽州这种智能算一日的线路就没办法靠火车去了,于是找了灵山的戴师傅,让他用小车送我们过去。

天气很晴好,出行总还是兴奋的,戴师傅熟练的开着他的桑塔纳带我们在京西的群山中穿行,队伍里也都是熟人,一路有说有笑。直到出了北京界,柏油马路戛然而止,界的那边瞬间变成了乡间的碎石土路。由此可见河北就是一个杯具的省,离开了京城的管辖范围,这里就只能够跟全国最落后的地方比穷。

从这开始,我们的行程也变的不确定起来。因为我是将近三年前来的这条路线,那时是夏秋之交,正式植物茂盛枣子成熟的时候,与现在冬春之交一片荒凉完全是两种景象。再之从火车站出发的路线改为从公路上找出发点,作为领队的我,对路上的风景只有微弱的印象,完全没了谱。迷路的时候有老马识途,这时候我们只能靠老司机给我们找路。

前方的路很不明朗,随着五个人在拥挤的小车上的颠簸,我的感觉很不好,因为去年这个时候也是这样,在没有坐标的荒郊野外寻找想去的地方,结果自然很杯具。不过这次还好,值得庆幸的是我们的司机戴师傅是个乐观豁达的主,一路上跟我们讲他碰到的客人们的各种有趣的经历,不时逗的我们哈哈大笑,气氛轻松不少。

在过幽州村的时候,碰到俩越野车也是专程来幽州玩的,而乡间的土路又窄的只能过一个车,我们还一起都走错路扎进村里,掉头出来又拐上另一条路又碰到对头过来一个拖拉机,这种狭路相逢的时候可得智者胜了。起初我们还担心过不去,拖拉机开始往路基上靠,直到倾斜在旁边的山坡上,然后大切上跳下来一个中年男人指挥我们几辆车有惊无险的从这个关口错过车去。

过了幽州村,经过河滩旁边的一段碎石路时,我们前面的两辆突然转向开下路基,我们还没搞明白为啥的时候他俩已经加足马力一头冲进河滩,在发动机轰鸣的奔腾中激起大片的水花,就像两头被城市困久了的猛兽,冲进大自然中尽情的撒欢,看的我们一阵惊叹与羡慕,并一致认为开车出去玩越野车才是王道!

我们计划的起点应该是在旧窝庄火车站,但要从公路去寻找是很困难的,特别是在我这种不靠谱领队忘记路的情况下。于是再往前开了一段,一路和我们说笑的戴师傅也快没信心了,我们还是没有到达曾今去过的那个火车站。而且由于路况影响,我们花在来路上的时间也已经太多,最后大家一起决定半道下车,直接开始徒步,而戴师傅先往回走去终点再接我们。当然从某种意义上讲今天的活动已经变成了自驾,因为我们更多的时间是在车里度过,而且一路的颠簸和狭道都很刺激,所以后面的原路返回都只能算是散步了。

铁路线
铁路线
山壁上开凿的公路
水库一枚
出山洞就过桥的火车,让我想起了云南的铁路线
戴师傅已经在北京界里等我们了
已经废弃的幽州火车站
公路到火车站的台阶

没有从起点开始,也没有在终点结束,甚至路程都不知道走的是否正确,就算是走完了全程。幸好有这几个支持我的队友,乐活司机戴师傅,这次出行才没有被我变成杯具,而且最后在骨头皇的FB很happy。

恩,我会继续带队,也会继续不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