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是在记录 / 我未到过丽江

我未到过丽江

2010-02-13

作为一个云南人,在云南生长的将近20年里,都未去过这个传说中的远方,在外人看来是种要被鄙视的事情。但对于很多云南人来说,可能再正常不过了。所以在这次去之前,从小到大,亲朋好友,同学同事,媒体网上,从各个方面都听到关于丽江的种种信息碎片,这让丽江给我的印象就像是很多张写着丽江俩字的半透明纸叠在一起,模糊能看到一些,但不管多少层,都是半透明的。

对丽江古镇的商业化,一路上我都告诉自己,无论这个地方被像其他古镇一样开发的多么不堪,我都尽量保留一份不期而遇的心态,不受别人的干扰,静静的去体会。

经过了一夜的火车和公交,我终于踏着清晨满地的阳光走进了这个传说中的古镇。沿着经过了大水车流进古镇的水路,走在清凉的石板路上,街边的店铺还都没开门,房屋是整齐一色的风吹日晒后的朱红。一眼看上去最让我想起的就是小时候昆明的青云街,或者是花鸟市场,更多的是木制结构的房屋,而不像平常人们所说白墙黑瓦砖石建筑的江南水乡古镇。

我一个人走在七歪八扭的小道上,完全找不到方向,没有目标可言,成了纯粹的闲逛。早上的游人零零散散,阳光也像没起床一样懒洋洋的斜射着,我继续顺着小路边上的流水,用鞋底来回蹭光滑的石板,这感觉很是过瘾。在深巷中猛然回头,居然能看到远处玉龙雪山五千多海拔的顶峰,但脚底的地面只有两千多,这真是个神奇的地方。

太阳越来越高,本地人背着各种蔬菜穿梭在巷子里,或沿街贩卖,或去市场摆摊,他们一路上好像见到的每个人都是熟人,都会打个招呼。古镇好像撑了个懒腰,准备起床。当游人也越来越多的时候,我选择暂时离开古镇,去了拉市海。

傍晚在古镇中迷路了半天终于在天黑前回到客栈,休整一番继续去逛晚上的丽江。这时候出门会发现人流基本都是一个方向的,从各个边缘角落一齐出门涌向古镇的中心——四方街。等我到了那,瞬间一片茫然,我的茫然来自于每张来到这的面孔上都写满了茫然。都期待着这里有什么,来了却发现这里除了人什么都没有,真的什么都没有。但人群仍不放弃,依旧在这黑暗的背景下摆出各种pose用闪光灯拍个不停。每来一拨人,他们就会在这里驻足张望,遍地里都寻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于是又怏怏而归。

各家门前一个模子里造出来的红灯笼照得所有的街道夜意阑珊。我继续沿着不认识的路乱逛,在晚上看,每条小路的风格还有所不同。喧闹的酒吧街像后海,安静的咖啡厅像南锣鼓巷,偶然走到流水小桥之上,想到的又是乌镇的水乡,但没有一个让我觉得这里是丽江的地方。

我一直相信人是被环境改变的,至少大多数人是。不管是人体的内环境还是生存的外环境,环境的不同也将导致意识行为的不同,而最终造就了不同环境下的不同文化。但人也是环境的一部分,所以人也会改变环境。当这里带着不同文化的外来人越来越多的时候,虽然小桥流水没有变,但是人家都变了,曾有的丽江古镇只存在历史的影子里。

再古老的文化在商业文明的世界里终将慢慢消失,最多会剩下一个壳。古镇里只会留下那些被人们的鞋底打磨得光滑的石板路,或是小院里被一代又一代主人漆过无数层朱红的转角楼。Lishwin同学说的好,丽江古镇的现在,成了一群城市人追寻慢生活梦想的小镇。城里人带着他们慢节奏的期望来到这里,再融入一些原有的生活方式,用现代社会的金钱赶走了原著民,组成一种新的文化最终统治了这里。丽江古镇曾经的文化成了一种符号,一个圆梦之地,为现代社会所追捧,却又永远的遗失。

在古镇行走的时间里,我努力寻找角度,琢磨构图,调整曝光,希望能拍出更好的照片,但一切都是徒劳,我的照片里最终没有一张能说明“这里是丽江”。我们都在寻找《The Lost Continent》里的那个理想小镇,但我们从未到达。